一位山東農婦的經歷
打印機版
文/李玲雲
 
【慧園】我叫李玲雲,是濰坊市濰城區於河鎮的一位農民,今年46歲,在97年11月份有緣修煉法輪大法。在修煉前我是一個幾乎快死了的人,全身從喉嚨到五臟六腑,基本上沒個好地方。嚴重時整天不能吃不能喝,130多斤的人瘦到88斤。我丈夫拉著我大小醫院都看遍了,辛辛苦苦掙了點血汗錢全花上了,我的病卻一點也沒見好。我丈夫為了我愁得頭髮都白了,孩子也整天悶悶不樂的。我有時想:死了算了,活著受罪,又連累別人。又一想,我死了孩子怎麼辦,老人怎麼辦?我有時和丈夫說:“誰能給我治好了病,要我的頭我也割下來給他。”就在這時聽說我們村有煉法輪功的,不知怎麼的,整天臥床不起的我,當天晚上從床上忽一下爬起來就去了煉功點。

煉了三天後,奇蹟出現了:我什麼都能吃了。我丈夫高興得天天陪我去,就怕我不煉了。就這樣我丈夫也開始修煉法輪功了。

20多天後,我全部恢復到原來那樣,一稱128斤。

經過一段時間修煉後,我的身心發生了巨大變化,不但病全好了,更重要的是我懂得了做人的根本道理,使我從活受罪、不想活變成了對生活充滿了信心和喜悅。我發願要一修到底,直至功成圓滿。

可萬萬沒想到,1999年4月,發生了天津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抓捕的事件。我當時想,師父教我們做好人,為無數人袪病健身,這麼好的師父,這麼好的功法,怎麼還被誣陷,這麼好的群眾怎麼還被警察抓呢?我和丈夫商量去北京上訪,為師父說句公道話。4月25那天,我倆乘車去北京,走到濟南時,聽說中央已經給我們答覆了,被抓的人已經放了,我們就回來了。

1999年6月,聽說江澤民要陷害法輪功。我想:當權的說了話怎麼能不算話呢?這不是瞎胡來嗎?!我與丈夫決定親自到北京找中央政府,為師父、為法輪大法說句公道話。這時,全市戒嚴,各車站、沿路上到處都是警察,監視法輪功學員。我心媟Q,就是下刀子,也擋不住我去北京說句公道話,我要問問:為什麼能救人命、教人做好人的好功法不讓煉,到底安的什麼心?

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等壞人對法輪功的迫害進一步惡化,從此,我個人和家庭都受到了慘無人道的迫害。我們被當地邪惡的官員、警察非法關押、毒打、酷刑折磨,被非法勒索得傾家蕩產,欠債累累。2000年10月6日我丈夫張志友被迫害致死。

法輪大法使我這個快死的人絕處逢生。因為我按照法輪大法“真、善、忍”做好人,不做違背自己良心的事,實事求是地向政府反映情況,江澤民、羅幹政治集團把我迫害得家破人亡,流離失所。我原本好端端的一個家,被江澤民、羅幹這些惡人給毀了。

 


網站反饋: huiyuan-editor@minghui.org  huiyuan-webteam@minghui.org
歡迎轉載傳閱本網所有內容,但請註明出處 Copyright © 2002-2003 Huiyuan (Minghui)
(建議用 Internet Explorer 5, Netscape 6 或更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