獄中寒夜
 
 
【慧園】夜幕下,警察把我從家堨^匆抓走。夜雨中,囚車又將我押進了陰森森的監獄。

環顧污穢昏暗的牢房,我彷彿認識了什麼是地獄、什麼是天堂;翹望小鐵窗外的星空,我深切體會到了什麼是囚禁、什麼是自由;聽著迴盪走廊的皮鞭聲、拳腳聲、惡罵聲、鐵鏈聲和呻吟聲,我似乎看見了什麼是奴隸、什麼是奴隸主;在嚴厲監督下,每日幹著15個小時的苦工,我知道了什麼是奴役、什麼是工作;吃著豬潲般的飯菜,我嘗到了什麼是苦、什麼是甜;面對體無完膚、痛苦不堪的犯人,我感受到了什麼是報應、什麼是因果;在此回憶人生,我更明白什麼是惡、什麼是善;心中牢記“真、善、忍”,我更清楚什麼是壞人、什麼是好人。

警察問:如今你已經骨瘦如柴了!還想煉法輪大法嗎?我說:鐵門雖然能鎖住我的人,但鎖不住我向善的心;坐牢雖然很苦,但磨滅不了我修佛的意志。

警察再問:你頑固到底,死路一條!還怎麼煉?我說:來世繼續煉。

寒夜,我睡在冰冷的地板上,夢見了慈悲的師尊,還聽到了美妙的《普度》音樂,醒來時早已淚濕地板。我凝視著黎明前的黑暗,終於笑了。我耐心地等待,心媕q誦著師尊的詩句《劫後》:“絕微絕洪敗物平,洪微十方看蒼穹;天清體透乾坤正,兆劫已過宙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