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婦女述丈夫被害經過(圖)
 
文/戴志珍(澳洲)
 
【慧園】(現年38歲的戴志珍,因其丈夫陳承勇2001年7月遭中國當局殺害,浪跡天涯為夫申冤。經過八個月的努力,透過澳大利亞政府的幫忙,她才把丈夫的骨灰從中國要回來。為了丈夫的冤死,戴志珍變賣了所有的家產,到世界各國陳情,主要是到江澤民出訪的國家,因此她最近來到了美國,希望把法輪功學員在中國受迫害的真相傳播出去。)

記得一句名言說過:“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可是今天我要說的是:我的家與當今中國千千萬萬個家正在遭受著同樣的不幸。

2001年7月的一天,房友異乎尋常嚴肅地遞給我一張從網上拿下的消息,我一看標題“被迫流離失所的大法弟子陳承勇被迫害致死”,我驚呆了,陳承勇是我的丈夫啊!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擦了擦眼又定睛看了一遍,千真萬確!如此的噩耗頓使我全身發抖,頓覺天旋地轉……,我淚眼模糊地望著這僅十五個月就失去了父親的女兒,我的心在加劇的疼痛……

當此噩耗正使我悲痛得撕肝裂肺之時家堣S發生的不幸之事對我更是雪上加霜。阿勇的姐姐(也是法輪功學員)前去認屍時被非法抓進洗腦班(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學員的非法拘禁),不法之徒妄圖強迫她放棄修煉法輪功,但她認為信仰以“真善忍”為原則的法輪大法沒有錯!這是做人的基本權利,所以她堅決拒絕放棄。但是利令智昏的公安不顧其胞弟剛剛去世的屍骨未寒,在8月又非法判她勞教兩年。

阿勇的父親經受不住這白髮人送黑髮人的悲痛、承受不住剛剛痛失愛子又聞愛女被判刑的人間最大不幸--生離死別的巨大打擊,在9月老人家含著悲冤離開了人間。這接二連三的不幸一起向我襲來,使我幾個月堻握J無比悲痛之中。

對於當初我準備在生我、養我的故鄉生活下去,而同意阿勇不申請來澳我後悔。具有悠久文明歷史的古國,已被當權者變成生靈塗炭的恐怖國家,中國走向何方?我迷茫。在我的祖國,當權者為什麼對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如此殘忍,我百思不解。

阿勇的父親原本是一位花去重金都醫治無效被中西醫判了死刑的尿毒症垂危病人,但修煉法輪功後他的病神奇的不治自癒了。法輪功給了老人家第二次生命的奇蹟,在他們全家人都在那工作的造紙廠以及居住地區引起了很大震動,也吸引了許多人煉法輪功。可是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等當權小人開始陷害法輪功,老人家乞求地對警察說:若我不煉要死人的。警察無奈地說:我們也知道法輪功救了你的命,但上面要取締,我們只得奉命。法輪功使老人家起死回升,但江澤民政府又奪去了他的生命。

阿勇和他的姐姐深知法輪大法好,一家人從大法中受益無窮,感到做人要知恩報恩,要為法輪大法說句公道話。作為公民有責任幫助政府糾正對法輪功的錯誤定論,如果明知有人正在犯誣陷罪、盲目殺人罪而知情不報,這不是自己在犯包庇罪嗎?於是他們行使法律賦予公民的權利,去省政府、去北京上訪,然而卻一次次遭到拘捕且被單位開除公職。單位的同事都說:他們的人品這麼好、工作這麼勤奮卻被炒了,到底公道在哪堙H是啊,在中國,天理何在啊?

面對這一切我的思緒如亂麻,但有一點自始至終我是非常清醒的:那就是江澤民政府殘酷迫害法輪功,才使我的丈夫被迫害致死,才使我的家庭及千千萬萬個家庭遭受不幸,江澤民是這些不幸的製造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