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閃閃的淚光魯冰花”(圖)
打印機版
文/武鐵 (美國康涅狄格州)
 
【慧園】小時候,媽媽在貴州黔西南州醫院作護士,爸爸由於工作原因常出差在外。媽媽上班是三班倒(早班,晚班,夜班),但媽媽從不願我獨自一人在家。因此,每當媽媽值夜班時,我就陪媽媽一起值班。媽媽的護理技術很棒,各個科室都爭著要。記得有一段時間,媽媽在急診室工作,上班時忙得連擦汗的功夫都沒有。幸好小時候的我特別乖,總是呆在媽媽的休息室堿搢煽X本雜誌:《小朋友》和《動腦筋爺爺》。

陪媽媽值班最大的“享受”莫過於吃夜宵了:那是一種貴州黔西南州特有的粽粑,餅狀的糯米塈巡萓韘釵鶖う漲蚰翩A兩面烤黃,蘸上辣椒吃,味道好極了。長大以後,我再沒有吃過比那更美味的食物了。每次,媽媽總是買上兩個。我一個,她一個。有時,小小的我竟能一口氣吃掉兩個,弄得媽媽餓著幫我揉鼓鼓的肚皮。現在,對媽媽的歉意時常化作淚水,模糊了我的雙眼。

媽媽有一個好聽的名字--鐵木雪梅,她50歲了,是貴陽市三橋醫院護士。而那個貪吃的小孩已經是美國的計算機軟件工程師了。我們一家很幸福。

然而,天有不測風雲,去年八月媽媽因堅持煉法輪功被非法判勞教三年,關進了貴州省女子勞教所。警察時常到家媊斨Z,奶奶不堪驚擾,只好搬回縣城老家孤獨度日。一個好端端的家被弄得四分五裂……

四百三十多個日日夜夜過去了,媽媽仍然在監獄中倍受煎熬。我一個堂堂七尺男兒能為媽媽做些什麼?!我只知道貴州省女子勞教所電話:08512549362,和一個管教的名字:陳麗。

我的心在流血。耳邊時常響起那首老歌:“夜夜想起媽媽的話,閃閃的淚光魯冰花……”

 


網站反饋: huiyuan-editor@minghui.org  huiyuan-webteam@minghui.org
歡迎轉載傳閱本網所有內容,但請註明出處 Copyright © 2002-2003 Huiyuan (Minghui)
(建議用 Internet Explorer 5, Netscape 6 或更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