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大陸電視記者的絕望
 
文/梁之
 
【慧園】我從小生活在中國北方一個城市堙A接受的教育完全是正統的,要愛黨愛國為人民服務,做個善良正直的人。大學畢業後,我來到一個電視台工作,我精心製作每一期節目,工作熱情讓我發掘一切有價值的題材。可是漸漸發現,真正反映民生的好節目往往被「封殺」,真實的事件在沒有徹底拍攝完畢之前,就被告知停止工作。我的心漸漸的冷下來。

*不是天災 是人禍

98年洪水滔天,我奉命去一線採訪,此前,我已經在電視中看到有關搶險的新聞,都是轟轟烈烈歌功頌德的。然而在現場,我憤怒了,那不是天災是徹底的人禍!近10年來水利款被大筆侵吞,豆腐渣工程遍布長江沿線,每沖垮一座堤壩,就有大批的老百姓喪生。可是更讓人髮指的是,來自全國各地的救災物資在救災現場被無情地變相使用,我就曾親眼看到一瓶礦泉水賣到10元人民幣的天價,而在普通超市僅用1.2元左右就可以買到。災區人民流淚又流血,等到的卻是這樣的賑災。

在抗洪前線,我夜夜失眠,我的筆憤怒的寫下了種種真相,我的鏡頭捕捉了最真實的鏡頭。當我興沖沖回到電視台的時候,編審把我的樣片拿去,等了很久,再也沒有音訊,去催問過,得到的回答遮遮掩掩,最終不了了之。

*現代班禪 藏人避之

班禪找到之後,我特地去西藏採風,想記錄藏漢一家的美好畫面。可是到了當地,驚訝地發現,真正的藏民根本不認共產黨封的班禪。前幾任班禪在世的時候去巡視,肯定是萬人空巷的,藏民會帶著妻兒老小迎候在班禪必經的地方跪拜等待。可是如今的班禪所到之處,政府強行攤派讓每家必須出三人以上去迎接,否則會進行罰款、拘留等懲罰。很多藏民為了逃避政府攤派的見班禪的任務,舉家遷移。連寺廟的阿卡(和尚)看到班禪也是立而不跪的。我又一次把真實的情況採寫發回,結果仍然是不了了之。

在失望中,我漸漸放棄了對工作的熱情。

*政府強迫罵人 道德無存

可是最近發生了更讓我無法忍受的事情,就是政府對法輪功的迫害越來越讓人無法接受和理解。以前,曾經地毯式地播放過反法輪功的新聞,也去採訪過一些事情,可是無法說真話,需按著預定的精神和意圖只可誇大不能保守,傳達給老百姓的根本不是真實的聲音。

正在鬱悶中,突然又看到了更離奇、更小兒科的事情。近來,一些地方播放法輪功真相片之後,各電視台立刻接到指示,如臨大敵,我們電視台的員工就被查了祖宗三代,連姑姨表親這樣的關係都寫得詳詳細細。每天進出電視台,都要進行刷卡確認身份。

一個月前,我外出採訪,在回來的路上就看到有不少警察在盤問行人,走近一聽,才知道是讓人說出法輪功創始人的名字,然後在後面罵一句髒話,完成任務的走人,不罵的當場被抓走。我很憤怒,如此邪惡的伎倆!一個國家政府工作人員竟然公開強迫老百姓罵人,不罵人竟然成了被抓的理由。

到了電視台,等著我的是令人感到更邪的事情。進門的大廳地上赫然擺著那位創始人的畫像,保安告訴我,必須踩過去,否則……。我驚得真是目瞪口呆,無話可說!你說什麼樣的用心才能想出這種招數脅迫所有人幹這種缺德的事?我不認為踐踏別人的、更何況是素不相識的任何人的照片是正常的行為,甚至覺得非常邪惡。可在這奡N逼著你連踩帶罵,政府好像不看著所有的中國人連最後一絲德性都喪失無存不甘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