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醒悟
打印機版
文/辛怡
 
【慧園】總是莫名的夢魘作為結束睡意的開始。睜開眼睛的時候看見黑暗,在鐘擺寂寞的滴答聲深處滾滾而來。思緒是冥想的舟,在夜的暗流媞}浮,沒有盡頭。

你我的生命是咄嗟的河流,如脈絡一樣盤結成交錯的網,需要方向。有多少人能在不同的節點選擇自己的開始,然後投身波濤洶湧,共同嚮往一片浩瀚的偉大海洋。

不是每次起錨都能望見地平線上新的大陸;不是每匹駱駝都能忍耐到沙漠堛澈晛梣饁w;不是每朵鮮花都能在春光堳膌鞢F不是每隻夜鶯都能為愛人引項高歌。繞過無數細節我們看見多少豐功偉績,功成名就;忘記挫折和眼淚。或者美滿才足以津津樂道,苦難只是適時聊以憑弔。人性脆弱,難得以堪。如此多的誘惑來不及把握,多少雄心壯志化為空談,卻又長嘆,如此一遭來了,為何偏偏苦短。

梁祝化蝶;王子復仇,都寫不過人身一場的淒慘。一副皮囊,主宰不住,卻又割捨不得。眼睛看了別人,丟了自己。不知道什麼是真正的悲劇。

因為承受過,所以容易在過錯的邊緣上放縱自己。因為失去過,所以容易在得失的猶豫中慫恿自己。我們只記得自己曾經是聖人,以此來不斷成就自己無處不在的罪惡。

我們都太貪戀自己一時的快樂。這微不足到的追求如同手術前的麻藥,幾分鐘的享受或者一時的滿足不知不覺中讓我們為之身不由己,活了一世,反而忍受更多的痛苦。我們希望它來,希望它留,希望它再來──這三句話就是我們忘了自己的理由的全部。我們追求和等候的時候,生命又紛紛在罅隙中荒廢。我們彷彿混水中瞎眼的魚,為了誘餌忽略了那銳利的鉤,為了追求的實現做了最無恥的犧牲。可是我們滿足,雖是痛苦,卻還終抱著希望,現在的帳,我們甘願預支將來去付,為了快活,我們甚至願意慢慢的死。

可曾數過,當紛擾的白晝消失在烏雲的盡頭。身上傷痕累累,多少是百練成金的徽章,剩下的,有多少,是妄自摧殘。

所以我們常常痛哭,眼淚流過自己缺陷的傷口。

於是跳下床來,赤腳步過絕望的夜,大口灌自己冰涼的水來慶賀幡然的醒悟。正信的光輝看見陰暗的翅膀被驅趕,曙光欲現。

 


網站反饋: huiyuan-editor@minghui.org  huiyuan-webteam@minghui.org
歡迎轉載傳閱本網所有內容,但請註明出處 Copyright © 2002-2003 Huiyuan (Minghui)
(建議用 Internet Explorer 5, Netscape 6 或更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