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生命自由飛翔(圖)
打印機版
文/小梅
 
【慧園】“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不知天上宮闕,今昔是何年?”遙想當年,曾經多少次我和妹妹也是這樣地對酒當歌,嘆人生幾何,舉杯望月,問今昔何昔。“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亂;醒時同交歡,醉後各分散。”然而每每是曲終夢醒,歌盡人散,還是要面對這蒼茫的世界。

沒有修煉前,我的心就好像是這紅塵中的精靈,世代沉浮,尋尋覓覓,卻找不見家的方向。被那世俗的名利所蠱惑,為那攪擾的情絲而糾纏,面對茫茫人海,敢問世道滄桑:什麼才是真正的幸福,哪堣~是心的方向?

我嘆息:人生啊為什麼有那麼多的束縛,心靈啊為什麼要那麼多的羈絆?“我欲乘風歸去,又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

我也曾壓住內心的困惑,告訴自己不要多想,因為這問題太難太苦,只怕了無結果。然而逃避不是解脫。終於有一天,當一切都再也無處可逃,就只好任憑那層層積澱的痛楚去衝擊內心深處的深淵。我想起了魯迅的話:“真的猛士,敢於直面慘淡的人生,敢於正視淋漓的鮮血。”我為什麼不能?

剖析自我的過程無疑是痛苦的。當我深深地內視,一絲不苟地審問:我是個怎樣的人?我到底要什麼?我要得到什麼才會幸福?我知道必須要拋去所有自我保護的藉口,剝下一切道貌岸然的偽裝。每一刀都是鮮血淋漓,每一問都是痛徹心菲。然而我寧要這清清楚楚的痛苦,也再不肯作那自欺欺人的逃逸。

“不是一番寒徹骨,哪得梅花撲鼻香?”

就在這痛苦而又真實的磨礪中,我生命中的機緣也悄悄地走近。那一年的夏末,我和妹妹同時讀到了《轉法輪》。早有求道之心的妹妹如獲至寶,立刻決心修煉。而我那時尚在迷茫和執著中徘徊,難以全信。我只知道“真善忍”是真正的好,但是這標準太高,真有人能做到嗎?並且這一切都是真實的嗎?又真是我要的嗎?

我繼續在自我認知的路上前行,而我的命運似乎從那一刻起就改變了。因為我的心中已經有了真理的烙印,她迴盪在我生命的空間,與我靈魂深處的本性深深共鳴。慢慢地,我在生活中體悟到了“真善忍”對人和事的制約,看到了“隨其自然” “不失不得”的真實體現……如今回首,一切都是那麼清清楚楚。

與此同時,伴隨著一次次堅定清醒的自省,一層層虛飾偽裝的剝離,那純潔本真的自我也漸漸清晰。我最終明瞭,原來我一直苦苦追尋的幸福就是一種自由,“且放白鹿青崖間,須行即騎訪名山”。但這自由又來自何方?是隨心所欲,為所欲為嗎?

“寵辱不驚,閑看庭前花開花落;去留無意,漫隨天外雲捲雲舒。”真正的自由來自於人的心靈,那是回歸生命本性的自在。當你的生命遵循了真善忍的標準,當你的心遨遊在功名利祿之外,超脫於世俗人情之上,當你真正地洞徹了這世道興衰,看淡了人情冷暖,還有什麼世間的恩怨利慾可以攪動著你的思緒,束縛住你的心靈呢?修煉,原來就是叫人返本歸真超脫世俗,就是要修人的一顆心啊!

我終於義無反顧地選擇了修煉。我明白這世間已沒有什麼人和什麼事能夠傷到我,因為我的心在這一切之外,我的生命是來自於那至善至純的宇宙真理,在那婸暑揚蜓R,自由自在。

“心存真善忍,法輪大法成”。修煉,就彷彿是給我插上了飛翔的翅膀。我能飛得多高,多遠,多麼自由,都取決於我點點滴滴,腳踏實地的昇華和提高--能夠最大限度地同化那一切生命的本性--真善忍。

 


網站反饋: huiyuan-editor@minghui.org  huiyuan-webteam@minghui.org
歡迎轉載傳閱本網所有內容,但請註明出處 Copyright © 2002-2003 Huiyuan (Minghui)
(建議用 Internet Explorer 5, Netscape 6 或更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