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物有感情 新加坡育出可與人交流植物
打印機版
 
【慧園】

牛舌蘭(網絡圖片)
【慧園】新加坡理工學院的學生3月7日表示,他們已經對一棵植物進行了基因方面的改造,培育出了一種可以與主人進行交流的植物。當植物感覺“口渴”時,就會通過發光的方式將這一信息傳達給主人。

據路透社3月7日報導,具體做法是將一種從水母體內提取的可令物體發出綠色螢光基因轉移到該植物內。這樣植物在缺水“口渴”時會立即變得“閃閃發光”,可以運用這些學生與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的學生共同研製的一種光學感應裝置觀測植物是否發光。

“我的植物是有感情的!”

在有關生命的研究領域堳D常著名的科學家巴克斯特在過去的60多年堙A一直在從事生物感應能力的觀測和實驗,他已經涉及到當代意識研究領域堛漱@些真空地帶。

在1959年,巴赫斯特在紐約設立了專門的實驗室,進行測謊儀的專門培訓和實驗,並成立了當時的全美第一所教授使用測謊儀的學校。

測謊儀是根據人皮膚中的電阻變化而繪出的圖線,來表達人的情緒變化狀態。測謊儀的1/3部份是膚電反應器,用圖線來反應人的情緒變化等。

1966年2月2日早晨7點左右,巴赫斯特在他的紐約實驗室堙A在給牛舌蘭澆水的時候,發現了它類似人的情緒反應,進而對植物原始感應進行了歷史性的實驗觀測。

他回憶說,我在給植物澆水,是一盆牛舌蘭花。我想利用測謊設備測量它的電阻變化,還能測量出它的膚電感應。因□當水份到達葉尖時,夾在電極中間的葉子的導電性能會增強,我想我將看到畫出的曲線會呈現向上的趨勢。可是出乎意料,在澆水後,曲線的趨勢卻呈現著不斷向下,我把指標移到了上端,曲線連續向下滑。

我得到了一幅標準的呈現向下的膚電圖。如果是膚電反應,我們會解釋這段曲線代表著情緒波動,這段曲線代表著情緒恢復。整個這個圖曲線形狀,顯示了牛舌蘭花和人相同的情緒反應,我當時真是吃了一驚。

隨後我又做了另外的試驗,得到了一個高質量的觀察。他說,當時我不知道怎樣能使那顆植物感到害怕,我不能和植物講話,沒辦法和植物講話。

我的頭腦堿藒M閃出一念:我知道怎麼做,我要用火燒它的葉子。當時電極聯著一片葉子。當時我只是動了一念,我要燒掉那片葉子。這一念頭剛一出來,指標立即做出了劇烈的反應,一下子擺到了圖表的頂端,顯示了連續性的激烈波動,就彷彿用火柴真正在燒它的葉子,顯示出植物極度的恐懼。

巴克斯特說:在那一瞬間,我沒有碰那個植物,我離它大約15英尺,離儀器大約5英尺的距離,唯一的舉動就是我的大腦堸{出一念:我要用火燒它的葉子,只是想像,因□我不吸煙,沒有火柴,只是一種意向。當這個想法一□生,儀器指標一下子滑劃到頂端,我相信,它當時知道了我在想什麼。

我差點兒在早晨八點鐘跑到外面的大街上--紐約的時代廣場大喊:“我的植物是有感情的!”。

這次觀測對我,一個在科學領域堹A足很久的人震動很大,對我後天教育是很大的挑戰。

生物的這種原始超感功能,遠遠早於任何後天形成的能力。有些人認□人類曾一度有過這種本能,可人類現在通過這種本能的現象反過來在研究它。不管是否有人承認它,植物是具有一種心理特徵的感應能力,是能與人類進行某種雙向性的生物交流的。

今年已81歲的巴赫斯特現住在美國加州SAN DIEGO。那顆具有歷史意義的植物,現在在SAN DEIGO的實驗室堣w長得觸及天棚那麼高。天花板已拿掉了幾塊。巴赫斯特說:每次拿掉一片天花板,它都要長高一英尺左右,即使他們出遠門,不在辦公室堙A因□它的生長好像不受人的限制。

 


網站反饋: huiyuan-editor@minghui.org  huiyuan-webteam@minghui.org
歡迎轉載傳閱本網所有內容,但請註明出處 Copyright © 2002-2003 Huiyuan (Minghui)
(建議用 Internet Explorer 5, Netscape 6 或更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