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某六一零頭頭的母親退黨後病愈(圖)
打印機版
 
【慧園】“天滅中共”、“退黨保平安”、“中共邪靈的根都被拔出來了,你還等什麼”。看到退黨集會上的橫幅,您也許不禁要問,這些究竟是口號,還是真的?大陸人究竟如何看待退黨?在二零零七年三月三十一日芝加哥的退黨集會上,新唐人記者楊曉玫採訪到了一位曾在大陸做退黨工作的義工──去年十月來美的李媽媽。


李媽媽(左)接受記者採訪


幾十張大大小小,形狀各異的紙頭。紙上寫滿了人名,有“來福”,“阿寶”,也有真名真姓。紙上還寫著“我自願退出共產黨”或“自願退出共青團”等等字樣。李媽媽說,這是她從大陸帶出來的“退黨聲明”。

李媽媽聽說要採訪,趕快跑回家,拿來一大疊,幾十張大大小小,形狀各異的紙頭。紙上寫滿了人名,有“來福”、“阿寶”,也有真名真姓。紙上還寫著“我自願退出共產黨”或“自願退出共青團”等等字樣。李媽媽說,這是她從大陸帶出來的“退黨聲明”。她說,兩年來經她一人辦理“三退”的人數不下三千人。年齡最大的八十多歲,最小的二十歲。黨齡最長的五十年,最短的只有一個星期。

記者問到,在大陸人們對“天滅中共”、“退黨保平安”這些話能理解嗎?李媽媽說:“很多人都理解。”她說,在大陸做退黨工作雖然十分危險,但沒有人出賣她們。因為許多人,尤其是一些老幹部,退黨之後,像腦血栓一類的病都好了。她們在回訪這些退黨的人的時候,很多人都把他們當成救命恩人。

李媽媽還告訴我們,一次她們去一家醫院去勸退黨,在一個病房遇見一個患胰腺癌的老太太。李媽媽勸這個老太太:“退黨吧!”老人家說:“我都病成這樣,退不退黨有什麼用。”李媽媽說:“有用。您到了那個世界也會好的。”老太太將信將疑,反正病成這樣了,你說退,那就退了吧。於是老太太退了黨。結果奇蹟出現了,不久,老太太能下地,胰腺癌好了。隨後,老太太找到了兒子的辦公室,大聲說:“我退黨病好了。你們這麼孝順,有誰把我的病治好了?”兒子嚇壞了,拉著媽媽說:“媽您別說了。要說咱回家說,您別在辦公室說。”老太說:“我就是要在這兒說,告訴你們少做傷天害理的事。”原來,這是當地的六一零辦公室,即中共設置的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部門。老太太的兒子還是這堛瑰Y兒。

李媽媽最後表示,海外這種聲援活動,對在大陸的人真是一種鼓勵。

 


網站反饋: huiyuan-editor@minghui.org  huiyuan-webteam@minghui.org
歡迎轉載傳閱本網所有內容,但請註明出處 Copyright © 2002-2003 Huiyuan (Minghui)
(建議用 Internet Explorer 5, Netscape 6 或更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