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癱瘓數年 得法重獲健康
打印機版
 
【慧園】那是發生在一九九八年秋天的事。有一天,我那幾年來癱瘓在床的丈夫第一次走出家門,在曬穀場轉了一圈;鄰居看見他能走路了,像看西洋景一樣,跟在他後面說:真神奇啊!一個要死的人能走路了!

一九九四年,我丈夫得了一種病:右腳抽筋。在家婼苳刈憛B西醫治療幾個月不見好。到縣醫院檢查有腰椎骨質增生,我們借幾千元到省醫院做手術,可是手術回來後仍然復發,疼痛難忍。我們有三個孩子讀書,每年的學費要幾千。丈夫是家堸艉@的勞力,我要想盡辦法治好他的病,到處打聽好醫院、好醫生。

一九九五年找到一個神經專科醫院,一檢查,是左腦頂有一腫瘤,壓迫了神經,要做手術,用去兩萬元,回來後好了幾個月,人人都為我丈夫高興,以為是治療好了。可是誰知幾個月後病又復發,而且比手術前痛得更難受:全身抽筋。發病時用冷水澆,四季白天睡的是涼蓆,頭部、腰部放冷手巾,開電風扇,冷手巾熱了不行,幾分鐘換一次,每天接屎接尿,晚上12點後,我又把他背到床上,幾年天天如此。

我們是農村人,我白天到地媟F農活,早晚幹家務活,照料病人。悹堨~外都靠我一個婦人家,千斤擔子落在我一個人身上。在丈夫面前,我是百般安慰他,要他堅強一點,有信心站起來,背地塈甯O眼淚汪汪。人家高高興興過年過節,而我們家卻是在磨難中度日如年。我丈夫對他自己的病已經失去信心,把他的遺囑寫好交我保存。因為我丈夫在一九九七年又做過一次CT掃描,醫院說手術傷口正常,這是後遺症。再沒有辦法治療,醫院也辭了盤。

一九九八年六月的一天,我丈夫的好友來我家,告訴我們:現在有一個功法很好,名字叫:法輪功。他妻子在煉,主要是讀一本書,叫《轉法輪》。同意的話,他可以借本書先給我們看。我們當即滿口答應。第三天,我們榮幸地拜讀了這本天書。我丈夫白天看,我晚上看。我們倆就是這樣走入修煉的。幾天後,我丈夫的精神就好多了,每天能看幾十頁。我丈夫說:這本書是有點神奇,我病成這樣,連幾頁信都看不完的。怎麼這本書一天能看幾十頁了?他越看越感到津津有味。

看了師父的寶書,我們幾十年來許多解不開的心結一下子都解開了,頓時心明眼亮。幾十年來,我們好像大海中的一隻小船,迷失了這麼久的方向。現在慈悲的師尊傳給我們大法,把我們從過去的錯路上引了回來。我們無法用語言來表達對師尊的感激。我丈夫是一個重病人,在涼床上癱瘓幾年。首先只能看書,不能煉功,後來慢慢睡在涼床上用左手做一下動作。慢慢就能坐起來、能站起來做。首先,有一分鐘、三分鐘、五分鐘,慢慢增加到半個小時。還可以自己上廁所,不要餵飯了;還能下地走路了!

在寒冷的冬天,我丈夫經常在睡醒後,發現衣服濕透了,開頭不知什麼原因,後來才悟到這是慈悲的師父給他淨化身體。由於堅持修煉,我丈夫的身體日見好轉,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幾個月後,還參加了法會,在會上講了學法體會。

我以前也是一個病不離身的人,頭痛,心臟病,腰痛,胃潰瘍出血,經常吃藥打針,花了多少錢,病又不斷根。通過修煉,幾種病都好了,人也胖了,走路生風。每一次病業關都闖過來了。記得最厲害的一次是十幾天沒吃飯,全身畏冷發燒,肚子又痛又瀉,醒來後一身大汗。兒子站在床前說,要給我請醫生。我說有師父在管,有你父親照料沒事的,你安心去開車吧。十多天淨化後,我全好了。

一九九九年後邪惡中共全面瘋狂迫害,在辦洗腦班、上門騷擾等嚴重的磨難中,我們堅信大法、堅信師父,沒有放棄修煉,做好三件事。但與大法的要求,與精□同修比較還相差很遠,深感慚愧,我們要加倍努力,趕上正法□程。

在此,我們再一次感謝師父的救命之恩。希望所有世人明白真相,三退保平安。

 


網站反饋: huiyuan-editor@minghui.org  huiyuan-webteam@minghui.org
歡迎轉載傳閱本網所有內容,但請註明出處 Copyright © 2002-2003 Huiyuan (Minghui)
(建議用 Internet Explorer 5, Netscape 6 或更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