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肺癌末期患者到大法學員失
打印機版
文/石家莊市大法新學員
 
【慧園】我原是一個有四十年黨齡的邪黨的黨員,高級工程師。原來在大學媟d科研工作,後來調到工廠搞產品設計,可以說是一個受害多年還不知為什麼受害、思想上扭曲、經濟上窮困的一族。更使我痛苦的是二零零五年得了肺癌,覺的人生已經走到了盡頭,在一點指望都沒有的情況下,我喜得大法,從此柳暗花明,走上了修煉的大道。

我是零五年發現得了肺癌,於當年四月由西醫手術切除,沒有做好,後來很快轉移到頭部,又於零六年做了伽馬刀手術治療,結果也不成功,術後左半身失控,生活不能自理。最後改由中醫保守治療。結果一天天的不好,吃的飯留在肚中下不去,後來連水也下不去了,滯留在胸部,一搖就聽到胸中水的響聲,真是難受至極,晝夜坐臥不寧,躺不到一分鐘就得坐一會兒,坐不到一分鐘就得由人扶著走幾步,接著還得躺下。睡覺靠安定維持,每天大把的藥往肚堳|,沒有作用,只是心理安慰。由於術後水腫壓迫腦神經,經常出現抽風,真是苦不堪言,生不如死。

就在這時由親戚和同學把神奇的法輪大法送到了我家。我這個多年受邪黨毒害和迫害的高級知識份子,開始並不相信大法的威力,但是在別無選擇的情況下,抱著試一試的想法學起了法輪功。師尊的話講的句句入理,回答我多少年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怎麼講的那麼好啊,真是一本天書!這時我才理解了有緣人才能得法的真正含義,讀到天書了,那不是上層次嗎?這時,再回過頭來看常人追求的算什麼呢?那個邪黨所宣揚的東西更是胡言亂語,毒害人們、禍亂國家的毒藥啊。

我覺得自己太幸運了,在這生命垂危的時刻還能看到大法,□入大法中修煉,這是師尊的慈悲和博大的寬容啊。

隨著我不停的學法,我的病很快就沒有感覺了,而且越來越好了,過上了正常人的生活;更重要的是大法淨化了我多年積存的黨文化的思想,使我的身心達到了舒適、清爽的境界。此時我更感到作為一名中共邪黨的黨員的恥辱,作為一名大法弟子的光榮。

從現在起,我鄭重的宣布退出毒害和迫害了我四十多年的共產黨!

千言萬語匯成一句話:感謝師父和大法的救度之恩!

 


網站反饋: huiyuan-editor@minghui.org  huiyuan-webteam@minghui.org
歡迎轉載傳閱本網所有內容,但請註明出處 Copyright © 2002-2003 Huiyuan (Minghui)
(建議用 Internet Explorer 5, Netscape 6 或更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