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王”讲故事:“侠之大者”(三)
打印机版
 
【慧园】故事大王:转眼三十年过去了,我要讲的第三个故事,就发生在今天。因为在10年文化大革命中,人们经历了难忘的心灵触及,今天的人们已变得什么也不相信了。很多人把对金钱、权力、享乐的追求当做唯一的生存目的。可以不择手段的谋取私利...直到1992年的一天,一个来自中国东北的中年人和他的几个学生,来到北京参加北京东方健康博览会。他们在拥挤的北京火车站度过了最初的几个夜晚,在那里吃东西并夜宿在长凳上。为了吸引人们的注意,这位中年人以及他的学生们在健康博览会上用超凡的能力治愈了参加博览会的人的疾病。“法轮功神啦!”消息在参观的人群中不胫而走,法轮功在几日内便轰动了首都京城。于是博览会上,人们在法轮功的展台前排成长队等待治疗、购买法轮功的书籍以及索求作者的签名。法轮功赢得了褒奖,李洪志老师-就是那位中年人-被授予“受群众欢迎气功师”称号。

小雪儿:嘿,怎么讲起法轮功来了,是不是跑题了?法轮功,那不是国家定了性的么?那个天安门自焚,可真惨哪。

故事大王:没跑题啊!那表演“天安门自焚”的不是法轮功学员。不过你这么说,倒让我马上我联想起当年把民族英雄的肉拿来生吃的京城百姓了。皇上颁布诏书说是“通敌”,朝廷还拿到了两名“奸细”,都有口供呢。说近一点的,当年批判刘少奇,电视上不也声泪俱下地控诉吗,老百姓知道真相吗?有几个像李九莲那样自己作出分析判断的?

小雪儿:你说的也有点道理,但毕竟时代不同了嘛!

故事大王:时代是不同了,可人的思维方式没变多少。政治斗争要的就是鼓动人的情绪。有一个问题你先在心里认真想一想:说‘法轮功如何如何’,你究竟有没有过亲身的调查研究?比如当年批判刘少奇写的《论共产党员的修养》是“毒草”,如何如何-今天大家当然都知道,你不需要有过人的智慧,把那书拿来读一读,别人再怎么宣传你都能看破它。不过当年的环境下,谁敢去读那书啊?

小雪儿:这倒是实话。今天,法轮功的书是禁书,再说了电视上整的那么恐怖,又是自杀,又是自焚的,就是能得到书的也没人再会想去看一看那书上到底怎么教人的。不过我倒想听听你这第三个“大侠”的故事怎么会和法轮功挂上的。

故事大王:好啊。咱们言归正传。健康博览会总顾问姜学贵教授说:“李洪志先生可以说是92年东方健康博览会的一颗明星。我看到李老师为这次博览创造了很多奇迹:看到那些拄着拐棍,乘着轮椅和各种行动不便的病人,经李老师的调治,就能奇迹般地站立行走了。我作为博览会总顾问,负责地向大家推荐法轮功,我认为这个功法的确会给人们带来健康的身体和新的精神风貌。” 1993年,李洪志先生应东方健康博览会的邀请再次参加治病活动。在10天的时间里,治病几千人次,近期有效率达95%以上;大会授予李先生博览会唯一的最高奖励--“边缘科学进步奖”。

小雪儿:气功治病,这个我相信。 听说法轮功因此而风靡全国,1999年已有近一亿人修炼。

故事大王:是啊,98年国家体委专门组织调查,结论是大约7千万人。今天法轮功已在世界上60多个国家弘传。不过祛病健身还只是法轮功吸引人的一个小的方面。更主要的是法轮功“真善忍”的法理吸引了众多的追随者。早在96年美国德克萨斯州休士顿市长在给李洪志先生和法轮大法的嘉奖信中就说:法轮大法超越了文化和种族的界限,让宇宙真理响彻地球的每一个角落,并在东西方架起桥梁。

小雪儿:你也炼吗?

故事大王:这么好,怎么能不炼呢?人们讲祛病健身,往往都在强调这个物质身体的健康。可是,人毕竟不同于动物,心灵的健康也是极其重要的。李洪志先生告诉人们:“人的最早生命是来源于宇宙中的。宇宙空间本来就是善良的,就是具有真、善、忍这种特性的,人生出来和宇宙是同性的。”“做人的目的就是要返本归真,返回到我们的先天本性中去。”

小雪儿:这话说得好啊,在报纸电视宣传的法轮功里可没见过这样的话,都是“世界末日”、“升天”啦什么的。

故事大王:法轮功的原著到底怎么说的,我们网站上有,你可以去核对的。而把书烧了、禁了、把网站封了,那一定是心里有鬼。老百姓都希望生活安定,可是好比去年发生的南京投毒案,法律再严,你也防不胜防。不从道德心灵方面入手,只能治标不能治本。可是怎么样修身养德呢,这就要有个指导了,而“真善忍”的法理就提供了这方面的指导。这不是讲大道理,而是实际可行的。在湖南省山区,流传着一个“让水”的故事。南边村和水庄村共用一条水渠。因为水源有限,每到盛夏干旱季节,处在上游的南边村仗着优势,垄断稻田用水20多年。1995年7月,法轮功传到了南边村。全村176人学功,他们的道德观念、精神面貌很快发生了变化。大家一片善心待人,争水、霸水,变成了让水,两个村子从此消除怨恨,和睦相处。

小雪儿:啊。

故事大王:这种故事很多,镇压前一些官方报纸也作过报导。法轮功具有真正使人道德回升的威力。

小雪儿:这么说,法轮功于国于民都是有利无害的,应该没什么理由镇压啊。

故事大王:对。不过法轮功这么得人心,就有小人开始嫉妒了。96年底开始《转法轮》就被中宣部列为禁书。公安内部则下达秘密文件禁止炼法轮功,使部份地区出现了对法轮功群众的非法抄家、抓捕。对炼功人的骚扰不断升级,99年4月发生了天津公安打人抓人的事。

小雪儿:啊,我知道了,所以99年425上万人去中南海,是为法轮功喊冤来着。就好比30年前江西的“425冲击监狱事件”,因为人多,就成了“冲击中南海”-奇怪,怎么都是“425”啊?

故事大王:看来历史给人开了一个小小的玩笑。不过你只说对了一半。99年425不只是人多,上万民众静静地站在那里,却没有大声喧哗,大家还自觉地把人行道让出,还有人自觉拿着塑料袋收集垃圾,过后连一片纸屑都没留下,地上干乾净净的,连原来的烟头都拣乾净了。所以当权者惊叹,这么强的组织纪律性!

小雪儿:是吗?

故事大王:是啊,因为有真善忍的心法约束,就象那个“让水”的故事,人人都知道自己该怎么做。可有人却因此而感到嫉妒,觉得自己的权威受到了挑战。可是你知道吗,99年7月镇压开始的同一天,李洪志先生发表了一篇声明,告诫他的学员:“我们现在和将来都不会反对政府。别人可以对我们不好,我们不能对别人不好,我们不能把人当成敌人。”

小雪儿:哦。

故事大王:在正式取缔后的10天之内,数10万的法轮功修炼者想方设法到北京国家信访局上访。因为所有通往北京的交通要道都被封锁,他们中许多人便采用了步行、骑自行车等方式,穿山越岭赶赴北京。然而等待他们的却是拘留所、监狱、劳教所。

小雪儿:这就不对了。你们不是讲“真善忍”吗?怎么不忍一忍呢?不让炼就别炼了呗!得为国家安定考虑啊!

故事大王:跟你开个玩笑──那照你说的,不让炼就别炼了,不修炼“真善忍”了,也就是说别人对我们不好,我们也要以牙还牙,是不是?你看你的推断是不是逻辑上有矛盾?我再问你一个问题啊,不让炼是不是错的呢,是不是违反宪法呢?

小雪儿:不让炼当然是错的,宪法规定信仰自由的。我是说要以国家安定大局为重啊。

故事大王:这就是了。本来上亿人自觉以“真善忍”要求自己,就象那个“让水”的故事一样,这还不是给国家带来稳定了吗。真正修炼法轮功的没有一个吃喝嫖赌、贪污腐败的,这样的人越多不是社会越稳定么?那么不让炼了不就是要拿掉这个稳定因素么?

小雪儿:哦。

故事大王:跟你这么说吧,国家的宪法、公民的基本权利遭到践踏时,敢于挺身而出仗义直言的人,那才是真正为国为民,为了社会的长治久安考虑啊。这时候反而退缩不炼的人,表面上是配合了政府,自己也得到了安逸,但那可不是为大局考虑。那是帮助践踏了国家的宪法、公民的基本权利。连国家的宪法都被践踏了,你还谈什么稳定啊?宪法规定公民信仰自由、有权上访、有权指出国家机关的错误,要都人人退缩不敢行使宪法赋予的权利,那宪法不成了一纸空文吗?这样的社会能稳定吗?

小雪儿:这话有理。文化大革命时就是象李九莲那样挺身而出的人太少了。

故事大王:是啊,“运动”一来,人人都怕惹祸上身,个个都往回缩。所以,每次运动的原则都是“打击少数分子”,于是人人争当“多数群众”,对“少数分子”唯恐避之不远,至于说这个“运动”是对是错,与国于民是有利还是有害,也都顾不上了。可是政治运动是无情的,今天倒霉的是知识分子“臭老九”,明天是出身不好的“地富反”,后天革命老干部又成了“党内走资派”,最后没人能逃脱厄运。

小雪儿:我记得鲁迅曾说过:“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故事大王:那是鲁迅哀叹国人的冷漠。“在沉默中爆发”的也有不少,历朝末代的时候,都是老百姓受不了了,起来暴力反抗-但最后的结局也就是改朝换代,百姓最终成了政客争权夺利的工具,战乱中吃苦的还是百姓。所谓“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小雪儿:是啊。

故事大王:今天,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既没有“沉默”,也没有“爆发”。虽然他们被诬蔑为“反政府”,可是这么多人要真的是在“反政府”,那可能新一轮的改朝换代早就开始了。然而他们走了一条不同的和平之路。现在连高考试题里面都有关于法轮功的问答,当然所谓的“正确答案”只有一个。很多中学生因为说实话被剥夺了上大学的机会。更多的普通百姓因为坚持自己的信仰被开除工作、没收住房。

小雪儿:高考那本来是送分的题,糊弄答一下就行了,何必那么认真呢?

故事大王:其实当年的李九莲、钟海源只要“糊弄”一下当权者,也绝不会落到那么惨的下场。你觉得我们今天的社会,假的、伪的东西还少吗?

小雪儿:你这说的是实话,人人都在呼唤诚信。

故事大王:那你想一想,为什么正直、诚信是人类高贵的品德?要是说真话和说假话一样舒服容易,那这个世界上不会有人说假话了。

小雪儿:那当然了。

故事大王:所以就是在极其困难的情况下还坚持说真话、在说真话与说假话的后果有如此强烈的不同时,一个仍然坚持说真话的人才体现出其高贵品德来。法轮功教的就是真善忍,真正的法轮功学员怎么会说假话、背叛自己的信仰呢!

小雪儿:这倒说的是。

故事大王:你知道现在全国各地有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被送进了“学习转化班”、“劳动教养所”、拘留所和监狱吗?

小雪儿:这电视上有,说是对他们进行“教育”。不过我想不会是他们自己要求进去的吧。

故事大王:那当然,都是强抓进去的。“转化班”、“劳教所”以及拘留所和监狱的里的所谓“工作人员”和管教、警察,他们的工资、奖金、提职是和他们的“工作成绩”挂钩的。

小雪儿:哪个单位不是这样。

故事大王:他们所谓的“工作成绩”的一个重要指标,就是“转化率”:就是有百分之几的人在所谓“悔过书”、“保证书”(保证不进行“法轮功活动”等)上签了字。至于签了字的人他的真实想法如何,那和“转化率”就没有关系了。

小雪儿:现在哪个单位不搞假的。

故事大王:这样,“转化率”就等于工资、奖金、提职等等,可是法轮功学员修的就是真善忍,这个“转化”可就难了。可上面有硬“指标”下来,为了完成上面的“定额指标”,甚至为了多得奖金、争取提职,许多所谓“工作人员”和管教、警察们不惜采取种种暴力手段,逼迫学员在“悔过书”、“保证书”等上签字。他们使用了超过40种的酷刑,包括毒打、电击、以竹签或其它利器刺指甲、乳头;强迫不让睡觉,有时达几周;强迫注射毒性或损害神经系统的药物;对妇女电击下体、强奸,将女学员扒光衣服关入男牢,等等。石家庄法轮功学员丁延2001年在水牢中被折磨致死。为防止真象暴露,当地警察不许家人见尸体,最后家人只见到骨灰。1999年7.20以来的三年中,通过民间途径能够详细核实的已有570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实际上据2001年10月底中共官方内部统计,拘捕中的法轮功学员死亡人数高达1600人。还有许多被折磨致残、致疯的,成千上万的家庭因此破碎。

小雪儿:啊!这让人难以相信。

故事大王:这570多名致死学员的资料是国内学员辗转发送到国外的。在明慧网上都有他们情况的记载,有很多还有责任单位、责任人的电话。有的电话我打过,当我向他们询问被迫害致死学员的情况时,他们有的很吃惊问我是从哪里知道消息的、有的不敢吭气、有的气急败坏地破口大骂----因为他们也心虚。

小雪儿:是这样啊!

故事大王:因为所有与政府沟通的渠道都被堵死了,一些法轮功学员走上了天安门、一些人走上了大街小巷告诉百姓法轮功的真实情况。一位年迈的农民在天安门被警察盘查时,他打开自己的包袱,将几双穿烂的布鞋送到警察眼前:“我走了这么远才到这儿,就为了说一句心里话。法轮功好!政府错了!” 这些去天安门上访、打横幅、发真相传单的法轮功学员何尝不知道他们将面临的危险!谁不想有一个幸福温暖的家?谁不想尽一个孝敬老人、抚养子女的责任?谁不想有一个稳定平静的工作、学习和生活环境?在说一句真话就意味着失去这一切甚至生命时,他们仍能无私无畏地和平上访进谏、讲真相--这是何等坦荡啊!

小雪儿:这是做人的骨气啊!

故事大王:对!1999年,当时在加州圣地亚哥的一位华裔女教授封莉莉在本地报纸上看到了一篇有关“425大上访”的报导后说“他们安祥的举止和平和的面容令我的心悸动不已。我惊讶,面对如此严厉的政府,什么人置身家性命不顾竟能如此斗胆死谏?我觉得不可思议,是什么理念竟然使这些普普通通的中国人显得如此地坦荡?
我扪心自问,我做不到。”

小雪儿:嗯。

故事大王:她说:“在得知这些人奉行的是真善忍的当天,我决定了修法轮大法。没有什么可犹豫的,能在短短的七年内使中国人变得如此不凡的法一定是超常的。当我开始明白一点大法内涵的时候,我很快明白了去中南海的法轮功学员为的是什么:为了我,为了你,为了世界上千百万还没有得法的善良的人们。为了更多人能生活在公民能够正常行使合法权益的社会,为了更多人能回到讲真话、彼此善待的精神境界,为了真善忍能照亮更多的心。”

小雪儿:无私的人才会有如此勇气。

故事大王:你说得很对。今天的中国,连高考作文试题都在呼唤诚信:人世间多么需要真诚!当你遇到困难而得到帮助时,你会多么珍惜那一片善心!而人与人之间的相互理解、容忍又是多么的可贵!法轮功教导人们的真善忍,那正是人类最美好的本性啊!可是如果大家人人都向钱看,官僚腐败,尔虞我诈,种种假冒伪劣现象充斥各行业,人与人之间没有了真诚、信赖、善良和宽容将是多么的可怕!对真善忍的打击那不是在摧毁人类道德的根本吗?

小雪儿:是啊。

故事大王:所以法轮功学员们所做的一切真的还不是仅仅为了自己的合法权利而已,那是为了所有的生命啊。正因为如此,他们才能在三年多的疯狂镇压中,面对难以想象的酷刑折磨,从没有一个法轮功学员还手报复或以任何方式诉诸于暴力。在逆境中他们始终面带微笑,以修炼者的大善大忍承受这无名苦难。一位学员在默默承受了几个小时的毒打后对打她的警察说,“我不恨你!如果能够解除你对法轮大法的怨恨,那我愿意承受。”

小雪儿:“忍字心头一把刀”啊。说句良心话,设身处地,别说挨打,要别人骂我,我也不能笑脸对待。

故事大王:可法轮功学员们忍得心平气和。一位女学员在给家人的信中说:“在被关押的日日夜夜里,我每天面对的不是警察就是犯人。警察愤怒时拍桌子,厉声大叫不让我睡觉。犯人们管我叫新来的,整日厉声恶语,让我躺在湿淋淋的地上。我一直牢记着师父的教诲:‘别人可以对我们不好,我们不能对别人不好’。‘善者慈悲心常在,无怨无恨,以苦为乐’。”

小雪儿:了不起啊!

故事大王:在拘留所、劳教所和监狱里,每一个法轮功学员都面临抉择:只要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那怕只是违心地在“保证书”上签个字,他们可以马上获得释放或减刑。他们本来是可以保留自己的学籍,工作的,如果他们说假话;他们本来是可以不被抓进各种各样的拘留所,如果他们说假话;他们本来是可以不在各地流离失所,餐风宿露的,如果他们说假话;他们本来是可以不被殴打致残,甚至失去宝贵的生命的,如果他们说假话。说真话的代价是那么的巨大,说假话的诱惑是那么地强烈,可是,他们义无反顾地选择了前者!法轮功学员们用自己的生命向世人昭示了真善忍的崇高和伟大力量。

小雪儿:我明白了,他们是“侠之大者”!

故事大王:是啊。泽农(Zenon),一位加拿大白人学员在去年走上了天安门广场,他用中文对广场上的人们说:“全世界都知道法轮功好!加拿大知道,欧洲知道,美国知道!”当然他马上被拘捕。

小雪儿:我好像听说过。

故事大王:他在临行前写了一封信“致所有的中国人”,信中说:“我知道法轮功好是因为我自己已经修炼法轮功三年半了。因为炼法轮功,我去掉了酗酒,抽烟,吸毒以及很多其它的恶习。我过去肮脏、败坏的心灵也开始充满了真善忍。当我的母亲看到在我身上发生的这样巨大的变化之后,她也开始修炼法轮功。”

小雪儿:他是真炼啊?电视里说他们是被买通的。

故事大王:那当然真炼了,这么好,谁都会受益的。他在信中还说:“法轮大法来自于你们中国那块土地和中华民族博大精深而又美好的文化。如果没有他,我不会是今天这样一个人的。带着最深的敬意,我踏上了你们的国土,为了你们而支持真理。我希望我这一副外族的面孔和纯净的心能够唤起你们心中的善良。请不要追随江XX和他的犯罪集团迫害法轮功,这对你们真的不好。 ”

小雪儿:哦!大鼻子“大侠”呀!

故事大王:我的故事只能讲到这儿,不然得讲好几年呢。你不一定要修炼法轮功,可你一定要辨明真相:法轮大法好!真善忍是你生命最美好的本性啊!

小雪儿:谢谢你。

故事大王:不谢。再见!

小雪儿:再见!

 


网站反馈: huiyuan-editor@minghui.org  huiyuan-webteam@minghui.org
欢迎转载传阅本网所有内容,但请注明出处 Copyright © 2002-2003 Huiyuan (Minghui)
(建议用 Internet Explorer 5, Netscape 6 或更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