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良的人們在中華大地找不到一寸安寧的地方
打印機版
文/大法弟子的女兒
 
【慧園】(註:本文作者未修煉,年僅十幾歲。)


自從我記事時我家就很窮,母親操勞過度而疾病纏身,儘管父親東奔西波,仍度日艱難。那時我就發愁今後的日子怎麼過。儘管我母親信了基督教,一切都沒有多少改變。1998年我的父母親喜得大法,不久我親眼看到父親愛發脾氣的毛病越來越小,我母親的身體奇蹟般的康復起來,許多疾病不見了,而且滿面紅光。
我看到了未來的希望,看到了大法的神奇。雖然我沒有正式參加修煉行列,但我內心對大法嘆服,為生活在這個家庭而自豪。

然而時間不長,風雲突變,電視堣悀悝蟪貌k輪功,鋪天蓋地越來越離譜。後來就是父母、大伯、大娘、77歲的奶奶被抓。家中只剩年齡幼小、無依無靠的我孤身一人。那時我正面臨畢業中考,整日心煩意亂,上課走神。但我堅信我的家人都是十分善良的,他們遵紀守法,交提留、納農業稅、無償獻血都做在別人前頭。天安門假自焚案件後學校逼我簽名,我堅決拒絕,當時我就感覺一切都反常了,是不是國家高層領導患了精神病。我每天都不願聽打放學鐘,因放學一回家真不像個家樣了,大門終日緊鎖著,豬沒人餵,雞沒人管,家中東西被翻得亂七八糟的,當時只知道我的姨姨、叔叔到處借錢說是交了款才能放人,本來我家就很困難又有很多外債,現在又要交幾千元罰款,簡直是把人逼向絕路。

我父母被放回後不久,鄉政府、派出所、村委會經常騷擾、搜家,沒幾個月時間母親又被抓到洗腦班,父親離家出走,我又過起了孤身一人的艱難生活,幾乎每天晚上都做惡夢,一看到警車就害怕。有時我到奶奶家待一會兒,但又經常看到警車去我奶奶家逼奶奶寫保證書,否則就抓走。善良的人們在遼闊的中華大地上再也找不到一寸安寧的地方了。走到哪都是邪惡遍布,壞人為所欲為,好人忍氣吞聲還招殺身之禍。

我在絕望中盼望著中考成績下來,雖然我受到干擾很大,但我仍咬緊牙關堅持學業,這是自我解脫的唯一希望。我的成績還不錯,屬中上游,至少也能上個中流學校。但是事不隨人願,比我成績好的或成績差一點的都發了通知,唯獨就沒我的。後來才知道,其原因有兩個,其一,因我沒在自焚案件簽名單上簽名。其二,因我父母煉了法輪功。

我沒有太大的悲傷,我仍為自己是一個大法弟子的女兒而自豪,但也免不了產生對那個人間敗類的憤怒心情,江XX不知害苦了多少個幸福家庭啊,這樣的惡人將來的下場不知怎麼樣呢。

 


網站反饋: huiyuan-editor@minghui.org  huiyuan-webteam@minghui.org
歡迎轉載傳閱本網所有內容,但請註明出處 Copyright © 2002-2003 Huiyuan (Minghui)
(建議用 Internet Explorer 5, Netscape 6 或更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