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條後路
打印機版
文/夏天
 
【慧園】前幾日,和朋友們驅車去幾百公里以外的山區。

這個地方可以說是名副其實的山溝了,兩山之間的狹長空地上,散落著幾戶人家,房子都是依地形而建的。

朋友認識的這家,三面環山,出入的路很窄,只能容單車通過。主人一見我們到來,又是洗水果又是倒水,然後讓妻女準備好的飯菜,我們忙說:“不用這麼客氣,隨便吃點什麼都可以。”主人純純的笑著說:“這怎麼行,大老遠來的,家媮鷁M沒有什麼好的東西,比不上你們城堙A可總有些特色的山貨,是你們沒有見過的,而且我們這兒的東西可都是天然的,當然是要統統拿上來,讓你們嘗嘗啦。”主人燦爛的臉,驅散了我們一身的疲憊。

我隨意的在房前房後走走。房前種了一些果樹、各種菜;房後面是山,綠綠蔥蔥的,夾雜著一些叫不上名字的各色野花;房子的一側山腳下,有一空地,擺放著一排排的蜂箱,數不清的蜜蜂飛來飛去。我害怕它們會蟄人,趕著要往回走。

主人說:“別怕,沒事的,它們不會蟄人的。”

我說:“嗯?難道是這些養起來的蜜蜂也通起人性來了?”

主人哈哈笑了,說:“說它們通人性到是真的。它們不會輕易蟄人的,它們也知道蟄了人就得死,除非你侵犯了它們。”

“怎麼算是侵犯呢?”

“比方你要毀了它們的住所,為了保住家、為了保護蜂王及幼子,它們就會出來蟄你了。”

“這樣說來,它們很有獻身的精神!”

“是的,和蜂打交道久了,都不願和人接觸,現在的人呀……”主人頓了一下接著說:“真的不如蜜蜂。蜜蜂每天都忙碌的去採蜜,沒有休閑的時候,可是卻從來不多佔有,不貪吃,總是吃那麼多,剩下來的蜜給人用。哪像現在的人,那些當官的被說成是人民的公僕,可是卻總想佔有別人的,用正常手段得不來,就用暴力,老百姓都前胸貼後背了他們還不滿足。抗戰時出了那麼多捨身的英雄,如果現在,要是再發生抗日戰爭,哪個官兒都會躲到後面,要不就到前邊做漢奸,誰還會挺身而出?誰會堅持正義?”

“唉!大叔可曾聽過現在有一股清流,為了堅持‘真、善、忍’,寧願被抓、被打、被判刑,也不願放棄信仰?”

“你說的是法輪功吧?法輪功了不起!我有個親戚全家都煉法輪功,他們為人可好了,不偷、不搶、不佔便宜,不賭、不嫖、不吸煙喝酒,只要有事求到他,他捨了自己的也要幫你。可這共產黨壞呀,不讓煉,男的先後6次被抓,後來又被判了勞教。前年,好不容易回來了,可是當地派出所就是見錢眼開,非要讓拿錢,哪媮晹鹵,抄了無數次家,值錢的都拿走了,不給錢,就又給抓起來了。你說說哪媮晹酗法?氣的我不行,我就找到那女的說反正也這樣了,你明天就拿著一管炸藥,去那個所長家,如果他不放人,就和他同歸於盡,孩子我給你管。可是那女的說了,她們師父讓她們做到善,別人可以對她們不好,她們不能對別人不好,一句話我就服了!你說說,現在哪還有這樣的人呀,你害我,我就害你唄,明的不行,暗的行不行?”

“大叔,善惡有報是天理呀,人做了什麼都要承擔的!”

“對,這我信。這群壞蛋們將來還不定咋樣呢?蜜蜂死的時候從來都不死在蜂箱堙A都是死在外面,如果是哪個吃了農藥了,沒法飛出來,倆蜜蜂一架也把它的屍體搭出來,就是怕人嫌棄它們,隨意處置屍體。你說說這人怎麼就不如蜜蜂呢?現在他當官呢,要是他不當了呢?”

朋友們不知什麼時候走了過來,聽大叔說完話,一個接過說:“這蜜蜂為人幹一輩子,到老了也沒有想作威作福,還為人著想,怕人因為它的屍體而麻煩。看來,做人呀,也得給自己留條後路呀!”

大家都紛紛點頭。

 


網站反饋: huiyuan-editor@minghui.org  huiyuan-webteam@minghui.org
歡迎轉載傳閱本網所有內容,但請註明出處 Copyright © 2002-2003 Huiyuan (Minghui)
(建議用 Internet Explorer 5, Netscape 6 或更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