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並不特殊的故事(譯文)
打印機版
文/越南移民 羅達通(Lo Th. Ton)
 
【慧園】我是羅達通(Lo Th. Ton),現居北卡州都漢(Durham)市,是杜克(Duke)大學的一名程序分析員。在我1975年從越南移民到美國之前,我在南越從事外交工作。

尋找新的道路

全家剛定居美國的時候,我們為生存而努力奮鬥,當時我感到失去祖國後的政治避難生活是一種不折不扣的監獄生活。為了走出迷津,我試圖堅定地用佛教作為指導。但是不管我怎麼努力地學習和修煉,都沒能找到我對人生基本問題的答案。

當我知道釋迦摩尼佛已經給了有關末法時期的警告時,我就更悲觀和懷疑了。按照佛經的說法,在末法時期,和尚連自己都度不了,更不用說度人了。許多門派之間按照自己的錯誤理解而相互爭鬥,不顧佛的基本教導。隨後,我又學了許多其它的修煉方法,包括高台教、瑜伽等等,但毫無用處,因為人們只是從外部尋求幫助,或祈禱奇蹟,或治病。

我似乎毫無止境地尋找著新的道路,而宇宙的真理仍然是個迷。我在各種各樣的苦難中受著折磨。

走出精神迷茫

然而,我沒有放棄。我對自己說:“我還沒有尋到頭呢”。幸運的是, 在我非常迷茫的時候,我得到了《轉法輪》。那是我的兒子給我的禮物,那本書為我打開新的視野。書一開始說,“如果開闢這一領域,就必須從根本上改變常人的觀念”。我悟到了我必須放棄常人的一切執著,所有頑固的思想,它們曾經在我走向覺悟的道路上給我帶來各種困難和障礙。如果不放棄常人的執著和想法,我將永遠在自己愚見所劃的框框堛戌獢C所以,我決定從本質上改變:放棄所有舊的修煉方法,包括我的佛教信仰,西方哲學知識,對現代科學技術的崇拜和喜愛,對常人社會物質生活的慾望等等。有了這些心靈的改變,我第一次全心投入地通讀了一遍《轉法輪》,開始修煉法輪功。

我發現身體上和心理上的狀態都有了改善。在晚間煉功中,雙盤打坐時,我能感到能量在我的肩膀堿y動,消除我的疼痛。過去非常沉重的腿也覺得越來越輕…。多年來模糊的視力也變得越來越好。過去疼痛出血的上下牙齒、牙齦也變得越來越牢固和健康。煉法輪功以前,我每年冬天都患嚴重的流感,即使事先注射預防針也沒有用。所以,對我來說,冬天是一個悲慘的季節。但是修煉以後,我再也沒有得過流感,一年四季,我都感到精力更加旺盛。因為身體健康的改善,我不再看醫生了,取消了等待中的肩膀手術和眼科檢查。我也停止了吃藥,並中止了牙科醫療保險。

精神的改善也很顯著。家媕藿珨棺P了。家庭成員之間的交流也改善了。我的妻子和女兒也欣然修煉了,再加上兒子和煉功點的同修,這使我家變得更像一個修煉環境。

我的工作環境有了很大的改善:多年來,我一直在為平等的機會和免受歧視而無效地鬥爭著。我越爭鬥,就越有麻煩。我每次都為矛盾解決的方式而心煩,我也總是抱怨人們欺負我,抱怨他們想方設法掩蓋他們自己的錯誤。我感到每次衝突都是以我為受害者而告終。諸如此類的不愉快事情年復一年地繼續著,直到我讀了《轉法輪》,明白了“不失不得”的原理如何起作用。我知道我必須改變自己並停止抱怨別人。我要先向內去找衝突的原因,並接受損失,因為“失”意味著消業和轉業為“德”,德使“失”變成“得”。隨著態度的更新,我的顯著變化表現為非常的耐心和寬容。令我吃驚的是同事們的態度也變了。結果,我在工作中平和多於煩惱。我要感謝那些給我機會提高心性的人,我已經變成了另外一個人,現在我對工作更有信心了。能在矛盾中平靜下來,連最愛挑釁的同事也成了我的朋友。

 


網站反饋: huiyuan-editor@minghui.org  huiyuan-webteam@minghui.org
歡迎轉載傳閱本網所有內容,但請註明出處 Copyright © 2002-2003 Huiyuan (Minghui)
(建議用 Internet Explorer 5, Netscape 6 或更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