錄像片:《見證》
打印機版
 
【慧園】下載方法:按鼠標器右鍵,在彈出菜單中選擇“目標文件保存為…”(Save Target as...)。

Real格式低清晰度在線觀看(21分10秒)下載觀看(5.3MB)
Real格式高清晰度在線觀看(21分10秒)下載觀看(34.4MB)
AVI格式分塊下載(98.3MB)

內容簡介:

本片從極具預言性的小說《黃禍》被禁說開來,首先剖析“天安門自焚騙局”的幾大疑點,然後對其它的一些謊言,包括“京城血案”,“1400例”等等進行揭露。對法輪功造謠栽贓的目的是為了進行全面的血腥鎮壓。影片剖析了邪惡之首鎮壓法輪功的原因和心理,並簡短地介紹了425大上訪的真相。然後講述了鎮壓的殘酷,和國內弟子的和平上訪,天安門請願,及講清真相的艱辛而光輝的歷程。接著,影片描述了國外人民和政府官員對中國的法輪功學員的支持與聲援,及西方法輪功學員前赴後繼到北京天安門為法輪功和平請願的動人情景。事實上,將近三年的鎮壓不僅沒有“消滅”法輪功,反而使全世界越來越多的人了解和修煉法輪功。影片介紹了法輪功在全世界50多個國家洪傳的盛況及受到的嘉獎,最後,以師父的一句話,“歷史上一切迫害正信的從來都沒有成功過” (經文《強制改變不了人心》)作為結尾。

影片全長21分10秒。



全片解說詞:

[字幕] 一部1991年出版,

[字幕] 曾引起海內外媒體追蹤報導,

[字幕] 被評論界稱為極具預言性的長篇小說,

『黃禍』

在2001年被江澤民政府封殺

分析家認為,書中關於公安部買通絕症病人製造天安門自焚事件,以便為鎮壓製造藉口的描述,與2001年1月23日下午發生的“天安門自焚案”的內幕極其相似!
這也許是此書在暢銷十年後突然被查禁的原因!

[突然打出劉春玲被打頭的畫面]

這是中央電視台焦點訪談播出的2001年1月天安門廣場“自焚”事件錄像的慢鏡頭分析。中國官方媒體一口咬定自焚者是法輪功學員。然而,從畫面中可以清楚地看出,這一事件中的死者劉春玲不是被火燒死,而是被一重物擊打腦部致死!

[突然打出字幕─“精心策劃的謀殺?!”]

如果把鏡頭放慢,可以看見劉春玲身上的火燄已經基本熄滅,突然,有人用物體猛擊她的頭部,劉春玲隨即倒地,一條狀物快速彈起,從死者腦後飛出數米遠,又以極快的速度從空中落下。那麼誰是兇手呢?如果把那一時刻鏡頭止住,可以看見揮動的手臂接近劉春玲的頭部,穿著軍衣的武警正走向鏡頭前面,在他身後,一名身穿大衣的男子正好站在出手打擊的方位,仍然保持著一秒鐘前用力的姿勢。飛起的條狀物被打得彎曲,可見出手打擊的力量之大,下手之狠。甚至我們還可以看到,劉春玲在倒地之時,左手不自覺地抬起來觸摸被打擊的部位。

[突然打出字幕─“醫院堛滲絞K!”]

(李遲醫生解釋病情的片斷)

醫學常識告訴我們,氣管切開的切口是在聲帶的下方。一個成年人如果做了這個手術,都需要很多天才能說話,何況一個小孩,頭幾天發聲是非常困難的。如果想帶著插管說話,必須用手指堵著這個管口說話,但是發出的聲音是很不連續的,漏氣的,不清晰的。

(插入劉思影清晰的說話聲)

小思影在傷後四天,帶著插管,底氣十足,聲音清脆地接受採訪,實在是令人不可思議!

[突然打出字幕─“自焚者到底是不是法輪功學員?”]

新華社為了證明劉春玲練法輪功可謂不遺餘力,可是其報導前後矛盾,經不起任何客觀真實的第三方調查。根據新華社記者1月30日的長篇報導,劉春玲至少在1999年3月前就開始練習法輪功。然而美國著名的華盛頓郵報的2月4日的一篇報導使得這一說法站不住腳了。華盛頓郵報記者菲力蒲。潘親自到劉春玲的家鄉開封實地調查,鄰居們說從來沒有人看見過劉春玲練法輪功。華盛頓郵報的這篇報導迅速傳遍海內外,新華社記者被迫改變說法來圓謊,2月8日新華社記者發表文章,聲稱劉春玲是鎮壓以後,也就是1999年7月以後才開始練習法輪功的。

[突然打出字幕─“謊話總難圓”]

另一名據說是事件具體組織者的王進東,身分就更為可疑。事實上,新華社在其長篇報導中就是依據王進東的這個打坐姿勢和喊的口號,證明自焚者是法輪功學員。然而令人不可思議的是,這個所謂的96年開始修煉的老學員,盤腿的姿勢根本就不是法輪功中要求的雙盤或者單盤,而且,他連最基本的結印動作都不會做!請注意自焚後的王進東兩腿中間還放著盛汽油的塑料雪碧瓶。官方報導說王進東被嚴重燒傷,但是電視上他兩腿中間盛過汽油的塑料雪碧瓶居然完好無損。如此明顯的破綻,不能不令人懷疑這一切都是在演戲。

如此多的疑點和破綻,中央電視台卻無法作出任何解釋,他們甚至在重新播放自焚錄像時,把與這些疑點有關的畫面統統去掉了。其實,想掩蓋江澤民集團的罪行是根本不可能的,國際教育發展署早在2001年8月聯合國的會議上就已明確指出這一事件是由江澤民政府一手導演的,並向會議提交了自焚案的分析錄像帶。

可以說,“天安門自焚案”這一陰謀,是江澤民構陷法輪功最陰險惡毒的一招─--用毀滅活生生的人的生命為代價,來欺騙世人,煽動仇恨,為對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大開殺戒鋪平道路!

但是,“天安門自焚案”決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後一次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的造謠栽贓,從1999年7月開始鎮壓法輪功以來直到今天,拙劣而可笑的謊言被一個又一個拋出----

[突然打出字幕─“催產素”的奧妙]

《人民日報》1999年7月29日第一版報導,現年80歲的潘玉芳聲稱在1952年在為李洪志先生接生時就已用上了“催產素”。然而根據《哥倫比亞百科全書》,催產素的分子結構是1953年才被發現的!應用於臨床,是1953年以後的事了。不知那位老人當年用的是哪家藥廠生產的“催產素”?

[突然打出字幕─“數字揭密!”]

1999年7月22日以來,中國官方媒體一直宣稱煉法輪功死了1400人,現在又升級為1700人。且不說這些說法不敢接受任何第三方的獨立調查,就算是真有這1700例,就算是煉法輪功的人數真的只有1999年7月22日以來官方媒體宣稱的200多萬,那麼法輪功修煉者的年平均死亡率也不到萬分之三,遠遠低於中國人口萬分之六十五的年平均死亡率。另外,根據中國的醫藥學專業期刊提供的數字,住院病人中因藥物不良反應而死亡的死亡率至少是萬分之二十四,也遠遠高於法輪功修煉者萬分之三的年平均死亡率。這種宣傳恰恰反映了法輪功在袪病健身方面的奇異功效。

[突然打出字幕─“斷章取義,欺騙百姓!”]

江澤民集團用來鎮壓法輪功的另一個藉口是所謂法輪功不讓人看病。中央電視台斷章取義地引用李洪志先生在大連講課中的片斷作為證據。可是,李洪志先生講的是在修煉過程中不要用氣功給別人看病,以免傷害煉功人的身體,中央台刪去上下文,把他歪曲成不讓人去醫院看病。以下是大連講課中被中央台刪去的一部份:

(李洪志先生大連講課中被刪去的上下文)

下面一段是被中央台斷章取義引用的部份:

(大連講課中被斷章取義引用的部份)

其實在《轉法輪》中李洪志先生就談到“醫院能不能治病呢?當然能。醫院治不了病,人們怎麼會相信哪,怎麼都上醫院去治病呢。”

像這樣用錄像剪輯的手法來歪曲李洪志先生講話原意的伎倆,在中央電視台的反法輪功節目中被屢屢採用。

[突然打出字幕─“京城血案的真相”]

中央電視台在2001年12月16日晚的《新聞聯播》和接下來的《焦點訪談》節目中報導了北京傅怡彬殺父母、殺妻子的消息,把傅怡彬殺親人歸罪於法輪功。可是,細心的觀眾會發覺這個傅怡彬的神態不正常。他說的話總是前後矛盾。

(插入傅怡彬前後矛盾的說辭)

像這樣一個一會兒說可以亂砍動物,一會兒又說朋友手上紮根刺心堻ㄚD常難受,一會兒說妻子是行屍走獸,一會兒又說和妻子甜甜美美非常美滿的人,他的思想能是正常的嗎?

事實上,根據知情人提供的情況,可以知道傅怡彬這個人其實至少在93年就已經精神不正常了。

(知情人講述內情)

傅怡彬還在電視上說什麼,因為他一直在修“善”,“善”心有了以後,最後就要有一個殺心,他必須得起殺心。而中央電視台居然用這類荒唐的瘋話來栽贓法輪功,不禁讓人懷疑中央電視台的有關工作人員是不是瘋得更厲害?

像這樣的形形色色的謊言和各種拙劣的表演,在這三年對法輪功的抹黑運動中,充斥在中國大大小小的媒體中,用以煽動人們對法輪功的仇恨,充當著鎮壓法輪功急先鋒的角色。

那麼江澤民政府為什麼要這樣不遺餘力對法輪功進行栽贓陷害,發動整個國家機器勞民傷財地對法輪功進行鎮壓呢?

在1998年下半年由前人大委員長喬石所主持的對法輪功的官方調查得出的結論是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98年國家體委官方統計,當時全國有7千萬人修煉法輪功,超過了共產黨黨員的人數。法輪功因為其廣受歡迎而使猜忌心極強的江澤民心中產生了莫名的恐慌和妒忌。99年4月25日,由羅幹和其連襟何祚庥一起策劃的“天津抓人打人事件”而導致的法輪功萬人和平上訪由於朱鎔基總理的直接出面而得到了和平圓滿的解決。為此國際媒體給予了高度評價,認為425是中國政治民主,政府開明的里程碑。而這些對朱鎔基總理開明決定的讚揚,對於心胸狹隘和妒忌心極強的江澤民是難以忍受的。出於政治的需要,出於對個人權力的極力維護,他於1999年7月一意孤行地在中國發動了對法輪功的全面鎮壓。

從此,數以千萬計的法輪功學員及其家庭的生活陷於黑暗之中。法輪功學員被強制洗腦,如果他們不放棄法輪功的修煉,就被開除公職,巨額罰款,非法關押,勞教,判刑,嚴刑拷打,強姦,藥物摧殘、甚至被迫害致死。無數人間慘劇不斷發生。

2000年4月20日,美國華爾街日報從山東濰坊發來消息,58歲的老人陳子秀因為拒絕放棄對法輪大法的信仰,被酷刑折磨。暴怒的地方幹部用高壓電棍和警棍毆打她,電擊她,還讓她赤腳在雪地媔]。據目擊這一事件的人說,兩天的折磨使她的腿嚴重淤傷,她的短短的黑髮上粘著膿和血。她在外面爬,嘔吐並因虛脫而昏倒。她再也沒有恢復知覺,於2月21日去世。

北京工商大學32歲的青年教師趙昕,因為在2000年6月19日到紫竹院公園煉功,被非法關押於北京海澱公安分局看守所,被公安暴力毆打成頸椎粉碎性骨折,從此全身癱瘓,左眼失明,在經歷6個月極度痛苦後於2000年12月11日晚去世。

到2002年7月上旬,在全國30多個省、市、自治區,有430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的案例通過民間途徑被核實。而根據中國官方內部統計,到2001年底,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的實際死亡人數已高達1600餘人。除此之外,超過6000人被非法判刑,幾千正常人被強迫送入精神病院,受到大劑量破壞中樞神經藥物的摧殘。超過10萬學員被非法勞教。大批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到各地“洗腦班”遭受精神折磨,更多人受到所謂“執法人員”的毒打、體罰和經濟敲詐。

在鎮壓開始的頭幾個月,法輪功學員按照憲法賦予的權利,去國家信訪局上訪,向政府領導說明法輪功的真相。但是,公安部違反憲法,發布了一個“六禁止”通告,禁止為法輪功上訪。

[字幕]“六禁止”通告第四條規定:“禁止以靜坐、上訪等方式舉行維護、宣揚法輪大法(法輪功)的集會、遊行、示威活動”。

信訪局變成了公安局。學員只要去上訪就被警察抓捕,關押。

正是在這種求訴無門的情況下,法輪功學員才開始走向天安門廣場,進行公開的和平請願,表達自己的心聲。同時,面對鋪天蓋地的造謠宣傳,他們拿出自己的積蓄,自己製做的各種真相資料,冒著生命危險,以各種方式向世人散發,告訴人們法輪大法好,以及迫害的真相。

在海外,殘酷的迫害事實被媒體紛紛曝光,全世界善良的人們越來越關注這場在中國發生的對法輪功學員的鎮壓。越來越多的人民和政府官員站出來呼籲中國政府停止迫害法輪功。

(遊行,守夜,SOS標誌,各國官員發言)

(澤農呼聲:“法輪大法好!”)

2001年11月20日,來自12個國家和地區的36名西方法輪功修煉者來到了天安門廣場和平請願。

(西方法輪功修煉者天安門廣場和平請願的錄像片斷)

到目前為止,已有十多個國家的至少100多名西方法輪功學員放下優越安定的生活,冒著被抓被打的危險,自發走上天安門,為法輪功鳴冤!他們的和平請願,向江澤民集團傳達了一個清晰而強烈的聲音,那就是─江澤民的殘暴逃不脫世界人民的譴責,真善忍的精神是任何暴力都無法戰勝的!

事實上,將近三年的鎮壓不僅沒有“消滅”法輪功,反而使越來越多的人了解法輪功,修煉法輪功。現在法輪功學員已遍布全球50多個國家和地區,涵蓋各種族,各種文化背景。其中很多人是擁有博士,碩士學位的科學家,工程師,教授,或在讀研究生,及各行各業的佼佼者。在亞洲,除了中國大陸,法輪功在十五個國家和地區擁有眾多的學煉者。單台灣一地,1999年江澤民集團鎮壓法輪功後,台灣的法輪功學員人數卻暴增3倍多,已突破10萬之眾。在北美洲的美國和加拿大,成千上萬的人加入了修煉法輪功的行列。在地處南半球的澳大利亞和新西蘭,法輪功煉功點遍布各大城市。在歐洲,法輪功傳至23個國家,修煉者大多是西方人。在南美洲和非洲,法輪功也越來越受到人們的喜愛。

近三年來,法輪功在全世界獲得的各國政府的褒獎達到700多個。這是世界人民對“真,善,忍”的認同,也是對身處逆境的中國修煉者的支持。

三年的狂風暴雨,法輪大法經受住了最嚴酷的考驗。面對鋪天蓋地的惡毒謠言,鐵窗酷刑的折磨,面對江澤民操縱的整個國家暴力機器,法輪大法學員從容地承受著常人難以想像的苦難,堅定地維護和實踐著“真、善、忍”的原則。他們的和平,理性,智慧,和堅忍,正成為人類有史以來最高的道德豐碑。

[字幕]:(“歷史上一切迫害正信的從來都沒有成功過”)

 


網站反饋: huiyuan-editor@minghui.org  huiyuan-webteam@minghui.org
歡迎轉載傳閱本網所有內容,但請註明出處 Copyright © 2002-2003 Huiyuan (Minghui)
(建議用 Internet Explorer 5, Netscape 6 或更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