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報的本事
打印機版
文/天河
 
【慧園】跟許多中國人一樣,漸漸學會了怎麼看報紙:反著看、側著看、從字埵瘨′搳B往字的後面看、往話堶授繭菄爾頇搧扔央A總之是不能只看字面。

近年的謊言大觀大概就數得上對法輪功的宣傳了。第一個引起我注意的消息是中共中央發布的命令,“共產黨員不准修煉法輪大法”。我用多年的經驗一分析,便知除非已經有了太多的共產黨員在煉法輪功,否則絕不會來這麼一條通令。

下一篇特別著名的是《人民日報》社論“法輪功就是X教”。一看到這標題我就想笑,想起了小時候很起勁地唱過的革命歌曲:“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嗨!就是好!就是好呀就是好,就是好!”但凡什麼東西要加一個“就是”來拚命強調的時候,說這話的人就已經心虛得很了。

再後來報上說有200萬人煉法輪功。忽一日報上又說,武漢破獲三個法輪功書籍銷售點,“非法”銷售收入達1億多。1億多!什麼概念?按一本書十幾元計算,一個城市的三個點就售出書籍一千多萬冊,怎麼是全國才只200萬人煉法輪功?

再後來報上又說了,200萬煉法輪功的已經“轉化”了98%,那麼也就是只有4萬還在煉了。過了沒多久報上又說中國代表團整了160多萬人的簽名到聯合國去,表示中國人民對鎮壓法輪功的支持。這時我便知道一定是外國人民很不支持鎮壓了,否則對付區區4萬人,哪用得著160萬人?

更驚人的就是著名的“天安門自焚”事件。電視堳_著滾滾濃煙的人體焚燒的鏡頭一出來,我就一陣噁心,再一看燒得滿臉是泡的小姑娘一聲聲淒慘地叫著“媽媽”,我立刻就閉上了雙眼。從此後只要沾“自焚”就堅決不看。

幾個月以後,朋友給我一張光碟,說是“天安門自焚”真相。我同樣拒絕。朋友問我,天安門廣場那麼大,從來沒有人背著滅火器巡邏,怎麼可能在火點起來之後一分鐘內幾十個滅火器、滅火毯、攝影師一起到齊?自焚的拍攝畫面遠、中、近景俱全,多部攝影機多角度同時拍攝,不是事先安排,豈能如此完備?

是這個理兒啊!等到我把光碟一看,慢放鏡頭中,劉春玲後腦勺挨的那一下清清楚楚地展現在我眼前--她分明是被打死的!而這個畫面是從中央台的新聞節目中錄下來的!

機會又來了,“非典”“謠言”滿天飛。

怎樣從報上得到咱想知道的信息呢?隨手舉例說明:

新華網4月18日消息:“北京每日可向市民提供10萬瓶防‘非典’瓶裝中藥”。十萬瓶!得有多少人得病政府才會下這麼大狠心啊?

新華網4月18日「證券」欄消息:“牛市不可逆轉‘非典板塊’有望走強”。連“板塊”都出來了,還要“走強”!這瘟疫啥時候才過去啊?

現在報上又登了,衛生部長張文康被免職了。可明眼人知道,憑他的地位權力敢將這麼大的事隱瞞四五個月嗎?!

在危難中,要對瘟疫形勢作出正確的判斷從而保命,就只有迅速提高看報水平了。

 


網站反饋: huiyuan-editor@minghui.org  huiyuan-webteam@minghui.org
歡迎轉載傳閱本網所有內容,但請註明出處 Copyright © 2002-2003 Huiyuan (Minghui)
(建議用 Internet Explorer 5, Netscape 6 或更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