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王”講故事:“俠之大者”(三)
打印機版
 
【慧園】故事大王:轉眼三十年過去了,我要講的第三個故事,就發生在今天。因為在10年文化大革命中,人們經歷了難忘的心靈觸及,今天的人們已變得什麼也不相信了。很多人把對金錢、權力、享樂的追求當做唯一的生存目的。可以不擇手段的謀取私利...直到1992年的一天,一個來自中國東北的中年人和他的幾個學生,來到北京參加北京東方健康博覽會。他們在擁擠的北京火車站度過了最初的幾個夜晚,在那埵Y東西並夜宿在長凳上。為了吸引人們的注意,這位中年人以及他的學生們在健康博覽會上用超凡的能力治癒了參加博覽會的人的疾病。“法輪功神啦!”消息在參觀的人群中不脛而走,法輪功在幾日內便轟動了首都京城。於是博覽會上,人們在法輪功的展台前排成長隊等待治療、購買法輪功的書籍以及索求作者的簽名。法輪功贏得了褒獎,李洪志老師-就是那位中年人-被授予“受群眾歡迎氣功師”稱號。

小雪兒:嘿,怎麼講起法輪功來了,是不是跑題了?法輪功,那不是國家定了性的麼?那個天安門自焚,可真慘哪。

故事大王:沒跑題啊!那表演“天安門自焚”的不是法輪功學員。不過你這麼說,倒讓我馬上我聯想起當年把民族英雄的肉拿來生吃的京城百姓了。皇上頒布詔書說是“通敵”,朝廷還拿到了兩名“奸細”,都有口供呢。說近一點的,當年批判劉少奇,電視上不也聲淚俱下地控訴嗎,老百姓知道真相嗎?有幾個像李九蓮那樣自己作出分析判斷的?

小雪兒:你說的也有點道理,但畢竟時代不同了嘛!

故事大王:時代是不同了,可人的思維方式沒變多少。政治鬥爭要的就是鼓動人的情緒。有一個問題你先在心婸{真想一想:說‘法輪功如何如何’,你究竟有沒有過親身的調查研究?比如當年批判劉少奇寫的《論共產黨員的修養》是“毒草”,如何如何-今天大家當然都知道,你不需要有過人的智慧,把那書拿來讀一讀,別人再怎麼宣傳你都能看破它。不過當年的環境下,誰敢去讀那書啊?

小雪兒:這倒是實話。今天,法輪功的書是禁書,再說了電視上整的那麼恐怖,又是自殺,又是自焚的,就是能得到書的也沒人再會想去看一看那書上到底怎麼教人的。不過我倒想聽聽你這第三個“大俠”的故事怎麼會和法輪功掛上的。

故事大王:好啊。咱們言歸正傳。健康博覽會總顧問姜學貴教授說:“李洪志先生可以說是92年東方健康博覽會的一顆明星。我看到李老師為這次博覽創造了很多奇蹟:看到那些拄著拐棍,乘著輪椅和各種行動不便的病人,經李老師的調治,就能奇蹟般地站立行走了。我作為博覽會總顧問,負責地向大家推薦法輪功,我認為這個功法的確會給人們帶來健康的身體和新的精神風貌。” 1993年,李洪志先生應東方健康博覽會的邀請再次參加治病活動。在10天的時間堙A治病幾千人次,近期有效率達95%以上;大會授予李先生博覽會唯一的最高獎勵--“邊緣科學進步獎”。

小雪兒:氣功治病,這個我相信。 聽說法輪功因此而風靡全國,1999年已有近一億人修煉。

故事大王:是啊,98年國家體委專門組織調查,結論是大約7千萬人。今天法輪功已在世界上60多個國家弘傳。不過袪病健身還只是法輪功吸引人的一個小的方面。更主要的是法輪功“真善忍”的法理吸引了眾多的追隨者。早在96年美國德克薩斯州休士頓市長在給李洪志先生和法輪大法的嘉獎信中就說:法輪大法超越了文化和種族的界限,讓宇宙真理響徹地球的每一個角落,並在東西方架起橋樑。

小雪兒:你也煉嗎?

故事大王:這麼好,怎麼能不煉呢?人們講袪病健身,往往都在強調這個物質身體的健康。可是,人畢竟不同於動物,心靈的健康也是極其重要的。李洪志先生告訴人們:“人的最早生命是來源於宇宙中的。宇宙空間本來就是善良的,就是具有真、善、忍這種特性的,人生出來和宇宙是同性的。”“做人的目的就是要返本歸真,返回到我們的先天本性中去。”

小雪兒:這話說得好啊,在報紙電視宣傳的法輪功堨i沒見過這樣的話,都是“世界末日”、“昇天”啦什麼的。

故事大王:法輪功的原著到底怎麼說的,我們網站上有,你可以去核對的。而把書燒了、禁了、把網站封了,那一定是心埵陸迭C老百姓都希望生活安定,可是好比去年發生的南京投毒案,法律再嚴,你也防不勝防。不從道德心靈方面入手,只能治標不能治本。可是怎麼樣修身養德呢,這就要有個指導了,而“真善忍”的法理就提供了這方面的指導。這不是講大道理,而是實際可行的。在湖南省山區,流傳著一個“讓水”的故事。南邊村和水莊村共用一條水渠。因為水源有限,每到盛夏乾旱季節,處在上游的南邊村仗著優勢,壟斷稻田用水20多年。1995年7月,法輪功傳到了南邊村。全村176人學功,他們的道德觀念、精神面貌很快發生了變化。大家一片善心待人,爭水、霸水,變成了讓水,兩個村子從此消除怨恨,和睦相處。

小雪兒:啊。

故事大王:這種故事很多,鎮壓前一些官方報紙也作過報導。法輪功具有真正使人道德回升的威力。

小雪兒:這麼說,法輪功於國於民都是有利無害的,應該沒什麼理由鎮壓啊。

故事大王:對。不過法輪功這麼得人心,就有小人開始嫉妒了。96年底開始《轉法輪》就被中宣部列為禁書。公安內部則下達秘密文件禁止煉法輪功,使部份地區出現了對法輪功群眾的非法抄家、抓捕。對煉功人的騷擾不斷升級,99年4月發生了天津公安打人抓人的事。

小雪兒:啊,我知道了,所以99年425上萬人去中南海,是為法輪功喊冤來著。就好比30年前江西的“425衝擊監獄事件”,因為人多,就成了“衝擊中南海”-奇怪,怎麼都是“425”啊?

故事大王:看來歷史給人開了一個小小的玩笑。不過你只說對了一半。99年425不只是人多,上萬民眾靜靜地站在那堙A卻沒有大聲喧嘩,大家還自覺地把人行道讓出,還有人自覺拿著塑料袋收集垃圾,過後連一片紙屑都沒留下,地上幹乾淨淨的,連原來的煙頭都揀乾淨了。所以當權者驚嘆,這麼強的組織紀律性!

小雪兒:是嗎?

故事大王:是啊,因為有真善忍的心法約束,就像那個“讓水”的故事,人人都知道自己該怎麼做。可有人卻因此而感到嫉妒,覺得自己的權威受到了挑戰。可是你知道嗎,99年7月鎮壓開始的同一天,李洪志先生發表了一篇聲明,告誡他的學員:“我們現在和將來都不會反對政府。別人可以對我們不好,我們不能對別人不好,我們不能把人當成敵人。”

小雪兒:哦。

故事大王:在正式取締後的10天之內,數10萬的法輪功修煉者想方設法到北京國家信訪局上訪。因為所有通往北京的交通要道都被封鎖,他們中許多人便採用了步行、騎自行車等方式,穿山越嶺趕赴北京。然而等待他們的卻是拘留所、監獄、勞教所。

小雪兒:這就不對了。你們不是講“真善忍”嗎?怎麼不忍一忍呢?不讓煉就別煉了唄!得為國家安定考慮啊!

故事大王:跟你開個玩笑──那照你說的,不讓煉就別煉了,不修煉“真善忍”了,也就是說別人對我們不好,我們也要以牙還牙,是不是?你看你的推斷是不是邏輯上有矛盾?我再問你一個問題啊,不讓煉是不是錯的呢,是不是違反憲法呢?

小雪兒:不讓煉當然是錯的,憲法規定信仰自由的。我是說要以國家安定大局為重啊。

故事大王:這就是了。本來上億人自覺以“真善忍”要求自己,就像那個“讓水”的故事一樣,這還不是給國家帶來穩定了嗎。真正修煉法輪功的沒有一個吃喝嫖賭、貪污腐敗的,這樣的人越多不是社會越穩定麼?那麼不讓煉了不就是要拿掉這個穩定因素麼?

小雪兒:哦。

故事大王:跟你這麼說吧,國家的憲法、公民的基本權利遭到踐踏時,敢於挺身而出仗義直言的人,那才是真正為國為民,為了社會的長治久安考慮啊。這時候反而退縮不煉的人,表面上是配合了政府,自己也得到了安逸,但那可不是為大局考慮。那是幫助踐踏了國家的憲法、公民的基本權利。連國家的憲法都被踐踏了,你還談什麼穩定啊?憲法規定公民信仰自由、有權上訪、有權指出國家機關的錯誤,要都人人退縮不敢行使憲法賦予的權利,那憲法不成了一紙空文嗎?這樣的社會能穩定嗎?

小雪兒:這話有理。文化大革命時就是像李九蓮那樣挺身而出的人太少了。

故事大王:是啊,“運動”一來,人人都怕惹禍上身,個個都往回縮。所以,每次運動的原則都是“打擊少數分子”,於是人人爭當“多數群眾”,對“少數分子”唯恐避之不遠,至於說這個“運動”是對是錯,與國於民是有利還是有害,也都顧不上了。可是政治運動是無情的,今天倒霉的是知識分子“臭老九”,明天是出身不好的“地富反”,後天革命老幹部又成了“黨內走資派”,最後沒人能逃脫厄運。

小雪兒:我記得魯迅曾說過:“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滅亡”。

故事大王:那是魯迅哀嘆國人的冷漠。“在沉默中爆發”的也有不少,歷朝末代的時候,都是老百姓受不了了,起來暴力反抗-但最後的結局也就是改朝換代,百姓最終成了政客爭權奪利的工具,戰亂中吃苦的還是百姓。所謂“興,百姓苦,亡,百姓苦”。

小雪兒:是啊。

故事大王:今天,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既沒有“沉默”,也沒有“爆發”。雖然他們被誣蔑為“反政府”,可是這麼多人要真的是在“反政府”,那可能新一輪的改朝換代早就開始了。然而他們走了一條不同的和平之路。現在連高考試題堶掖ㄕ傢鰫顗k輪功的問答,當然所謂的“正確答案”只有一個。很多中學生因為說實話被剝奪了上大學的機會。更多的普通百姓因為堅持自己的信仰被開除工作、沒收住房。

小雪兒:高考那本來是送分的題,糊弄答一下就行了,何必那麼認真呢?

故事大王:其實當年的李九蓮、鐘海源只要“糊弄”一下當權者,也絕不會落到那麼慘的下場。你覺得我們今天的社會,假的、偽的東西還少嗎?

小雪兒:你這說的是實話,人人都在呼喚誠信。

故事大王:那你想一想,為什麼正直、誠信是人類高貴的品德?要是說真話和說假話一樣舒服容易,那這個世界上不會有人說假話了。

小雪兒:那當然了。

故事大王:所以就是在極其困難的情況下還堅持說真話、在說真話與說假話的後果有如此強烈的不同時,一個仍然堅持說真話的人才體現出其高貴品德來。法輪功教的就是真善忍,真正的法輪功學員怎麼會說假話、背叛自己的信仰呢!

小雪兒:這倒說的是。

故事大王:你知道現在全國各地有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被送進了“學習轉化班”、“勞動教養所”、拘留所和監獄嗎?

小雪兒:這電視上有,說是對他們進行“教育”。不過我想不會是他們自己要求進去的吧。

故事大王:那當然,都是強抓進去的。“轉化班”、“勞教所”以及拘留所和監獄的堛漫瓵蛂坐u作人員”和管教、警察,他們的工資、獎金、提職是和他們的“工作成績”掛鉤的。

小雪兒:哪個單位不是這樣。

故事大王:他們所謂的“工作成績”的一個重要指標,就是“轉化率”:就是有百分之幾的人在所謂“悔過書”、“保證書”(保證不進行“法輪功活動”等)上簽了字。至於簽了字的人他的真實想法如何,那和“轉化率”就沒有關係了。

小雪兒:現在哪個單位不搞假的。

故事大王:這樣,“轉化率”就等於工資、獎金、提職等等,可是法輪功學員修的就是真善忍,這個“轉化”可就難了。可上面有硬“指標”下來,為了完成上面的“定額指標”,甚至為了多得獎金、爭取提職,許多所謂“工作人員”和管教、警察們不惜採取種種暴力手段,逼迫學員在“悔過書”、“保證書”等上簽字。他們使用了超過40種的酷刑,包括毒打、電擊、以竹籤或其它利器刺指甲、乳頭;強迫不讓睡覺,有時達幾週;強迫注射毒性或損害神經系統的藥物;對婦女電擊下體、強姦,將女學員扒光衣服關入男牢,等等。石家莊法輪功學員丁延2001年在水牢中被折磨致死。為防止真象暴露,當地警察不許家人見屍體,最後家人只見到骨灰。1999年7.20以來的三年中,通過民間途徑能夠詳細核實的已有570多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實際上據2001年10月底中共官方內部統計,拘捕中的法輪功學員死亡人數高達1600人。還有許多被折磨致殘、致瘋的,成千上萬的家庭因此破碎。

小雪兒:啊!這讓人難以相信。

故事大王:這570多名致死學員的資料是國內學員輾轉發送到國外的。在明慧網上都有他們情況的記載,有很多還有責任單位、責任人的電話。有的電話我打過,當我向他們詢問被迫害致死學員的情況時,他們有的很吃驚問我是從哪堛器D消息的、有的不敢吭氣、有的氣急敗壞地破口大罵----因為他們也心虛。

小雪兒:是這樣啊!

故事大王:因為所有與政府溝通的渠道都被堵死了,一些法輪功學員走上了天安門、一些人走上了大街小巷告訴百姓法輪功的真實情況。一位年邁的農民在天安門被警察盤查時,他打開自己的包袱,將幾雙穿爛的布鞋送到警察眼前:“我走了這麼遠才到這兒,就為了說一句心婺隉C法輪功好!政府錯了!” 這些去天安門上訪、打橫幅、發真相傳單的法輪功學員何嘗不知道他們將面臨的危險!誰不想有一個幸福溫暖的家?誰不想盡一個孝敬老人、撫養子女的責任?誰不想有一個穩定平靜的工作、學習和生活環境?在說一句真話就意味著失去這一切甚至生命時,他們仍能無私無畏地和平上訪進諫、講真相--這是何等坦蕩啊!

小雪兒:這是做人的骨氣啊!

故事大王:對!1999年,當時在加州聖地亞哥的一位華裔女教授封莉莉在本地報紙上看到了一篇有關“425大上訪”的報導後說“他們安祥的舉止和平和的面容令我的心悸動不已。我驚訝,面對如此嚴厲的政府,什麼人置身家性命不顧竟能如此斗膽死諫?我覺得不可思議,是什麼理念竟然使這些普普通通的中國人顯得如此地坦蕩?
我捫心自問,我做不到。”

小雪兒:嗯。

故事大王:她說:“在得知這些人奉行的是真善忍的當天,我決定了修法輪大法。沒有什麼可猶豫的,能在短短的七年內使中國人變得如此不凡的法一定是超常的。當我開始明白一點大法內涵的時候,我很快明白了去中南海的法輪功學員為的是什麼:為了我,為了你,為了世界上千百萬還沒有得法的善良的人們。為了更多人能生活在公民能夠正常行使合法權益的社會,為了更多人能回到講真話、彼此善待的精神境界,為了真善忍能照亮更多的心。”

小雪兒:無私的人才會有如此勇氣。

故事大王:你說得很對。今天的中國,連高考作文試題都在呼喚誠信:人世間多麼需要真誠!當你遇到困難而得到幫助時,你會多麼珍惜那一片善心!而人與人之間的相互理解、容忍又是多麼的可貴!法輪功教導人們的真善忍,那正是人類最美好的本性啊!可是如果大家人人都向錢看,官僚腐敗,爾虞我詐,種種假冒偽劣現象充斥各行業,人與人之間沒有了真誠、信賴、善良和寬容將是多麼的可怕!對真善忍的打擊那不是在摧毀人類道德的根本嗎?

小雪兒:是啊。

故事大王:所以法輪功學員們所做的一切真的還不是僅僅為了自己的合法權利而已,那是為了所有的生命啊。正因為如此,他們才能在三年多的瘋狂鎮壓中,面對難以想像的酷刑折磨,從沒有一個法輪功學員還手報復或以任何方式訴諸於暴力。在逆境中他們始終面帶微笑,以修煉者的大善大忍承受這無名苦難。一位學員在默默承受了幾個小時的毒打後對打她的警察說,“我不恨你!如果能夠解除你對法輪大法的怨恨,那我願意承受。”

小雪兒:“忍字心頭一把刀”啊。說句良心話,設身處地,別說挨打,要別人罵我,我也不能笑臉對待。

故事大王:可法輪功學員們忍得心平氣和。一位女學員在給家人的信中說:“在被關押的日日夜夜堙A我每天面對的不是警察就是犯人。警察憤怒時拍桌子,厲聲大叫不讓我睡覺。犯人們管我叫新來的,整日厲聲惡語,讓我躺在濕淋淋的地上。我一直牢記著師父的教誨:‘別人可以對我們不好,我們不能對別人不好’。‘善者慈悲心常在,無怨無恨,以苦為樂’。”

小雪兒:了不起啊!

故事大王:在拘留所、勞教所和監獄堙A每一個法輪功學員都面臨抉擇:只要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那怕只是違心地在“保證書”上簽個字,他們可以馬上獲得釋放或減刑。他們本來是可以保留自己的學籍,工作的,如果他們說假話;他們本來是可以不被抓進各種各樣的拘留所,如果他們說假話;他們本來是可以不在各地流離失所,餐風宿露的,如果他們說假話;他們本來是可以不被毆打致殘,甚至失去寶貴的生命的,如果他們說假話。說真話的代價是那麼的巨大,說假話的誘惑是那麼地強烈,可是,他們義無反顧地選擇了前者!法輪功學員們用自己的生命向世人昭示了真善忍的崇高和偉大力量。

小雪兒:我明白了,他們是“俠之大者”!

故事大王:是啊。澤農(Zenon),一位加拿大白人學員在去年走上了天安門廣場,他用中文對廣場上的人們說:“全世界都知道法輪功好!加拿大知道,歐洲知道,美國知道!”當然他馬上被拘捕。

小雪兒:我好像聽說過。

故事大王:他在臨行前寫了一封信“致所有的中國人”,信中說:“我知道法輪功好是因為我自己已經修煉法輪功三年半了。因為煉法輪功,我去掉了酗酒,抽煙,吸毒以及很多其它的惡習。我過去骯髒、敗壞的心靈也開始充滿了真善忍。當我的母親看到在我身上發生的這樣巨大的變化之後,她也開始修煉法輪功。”

小雪兒:他是真煉啊?電視婸‘L們是被買通的。

故事大王:那當然真煉了,這麼好,誰都會受益的。他在信中還說:“法輪大法來自於你們中國那塊土地和中華民族博大精深而又美好的文化。如果沒有他,我不會是今天這樣一個人的。帶著最深的敬意,我踏上了你們的國土,為了你們而支持真理。我希望我這一副外族的面孔和純淨的心能夠喚起你們心中的善良。請不要追隨江XX和他的犯罪集團迫害法輪功,這對你們真的不好。 ”

小雪兒:哦!大鼻子“大俠”呀!

故事大王:我的故事只能講到這兒,不然得講好幾年呢。你不一定要修煉法輪功,可你一定要辨明真相:法輪大法好!真善忍是你生命最美好的本性啊!

小雪兒:謝謝你。

故事大王:不謝。再見!

小雪兒:再見!

 


網站反饋: huiyuan-editor@minghui.org  huiyuan-webteam@minghui.org
歡迎轉載傳閱本網所有內容,但請註明出處 Copyright © 2002-2003 Huiyuan (Minghui)
(建議用 Internet Explorer 5, Netscape 6 或更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