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處逢生得真經 堅定實修洪揚法
打印機版
文/黑龍江大法弟子 李蓮(化名)
 
【慧園】一九九五年夏末,我突然得了重病。症狀表現是:胸部像大石頭壓著,繩子捆著,透不過氣來,呼吸、喝水都非常困難,床頭放著氧氣瓶,隨時吸氧,保姆看護,活不成,死不了,痛苦難忍。所有的大醫院,專家門診,中、西醫醫院都看遍了,連巫漢(跳大神)都找了,全白搭。

每次去醫院看病,都是我坐在椅子上,鼻子吸著氧,兩人抬著椅子下樓,痛苦極了。(因胸部不能壓)

一九九六年四月份,托人住□最大名醫院,住了四十九天,幾乎天天晚上搶救,所有的藥物在我身上都用遍了,無效,最後由省權威專家親自動手,通過一種儀器(內裝有刀子、鉗子、剪子、小燈泡順著鼻孔兒通過氣管到肺部,從肺中夾出七塊肺肉,取出後化驗,(未麻醉)確診為“典型肺泡間質纖維化”(小名叫“癌症之王”),世界罕見。被這家醫院判了死刑,攆回家。

在此之後又請了國家四大名醫師也治不了。有介紹到長春白求恩醫院等全國各大醫院都被拒絕回家。這時我的生命已經到了盡頭,食、水不□,每時每刻都在死亡線上掙扎著……

丈夫偷偷的流著淚,親人們都悲痛萬分,而我卻被蒙在鼓堙]我自己不知道得了絕症)。

一、絕處逢生得真經

一九九七年七月的一天,丈夫告訴我別人送他一本書《轉法輪》,說可好了,說要給我念。我高興極了,急著要聽。從那天起,丈夫早上、中午、下班回來為我念書,我越聽越愛聽。不知不覺的症狀減輕了,胸部被壓的石頭開始鬆勁,感覺不那麼重了。捆綁的繩子也不那麼勒了。聽法中身體不舒服的感覺全忘了。

第四天,我自己能坐起來聽法了。看見飯就想吃,兩三口喝了一碗粥(其實我已經很長時間不能吃飯了),從此吃飯正常了,生活能自理,呼吸正常了,於是撤掉氧氣瓶,身體也強壯起來了。有一天我看到銀白色帶狀手像手指寬一樣螺旋著從我身體側面向上走過了頭頂,想仔細看看沒有了。共看見兩次。後來悟到是師父為我調整身體。

我想煉功,丈夫找來同修教,他們見我病這麼重,瘦得皮包骨,嚇的不敢教,怕破壞法。後來又找來同修教,當時身體很虛弱胳膊抬不起來,就先教打坐。四、五天後,五套功法都會煉了。半個月就開始到煉功點學法、煉功。一個月後辭去保姆,還能做家務了。自己高興極了真是無法感激師父。

被病魔折磨了兩年的我,在死亡線上掙扎的我,在痛苦中煎熬的我,奄奄一息中的我,得大法後起死回生,是慈悲偉大的師父救了我,由此我才真正的明白了人來在世上的最終的目地是什麼!

我嚴守心性、以法為師,記的有幾次保姆的丈夫來電話破口大罵(就說保姆還在我家),我一句話也沒說。從學法中,我明白:他罵我不是偶然的,也許是我欠他的,也許是他在幫我提高心性,我得付出。

後來丈夫的朋友來看我,瞅著我本人問:“床上的病人哪去了?”我說:“我就是!”他還以為我是我妹妹呢。我當時燙著新式的髮型,穿著紅色的絨衣。滿面紅光,神采奕奕,把他嚇了一大跳,我說:我煉法輪功,受益非凡,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其實豈止是二次生命啊!

二、堅定實修洪揚法

我起死回生事在本地區轟動很大,丈夫的朋友在早很固執,現在也勸老伴煉法輪功;我的鄰里、同事、親朋好友看到我修煉後出現的奇蹟,也都紛紛得法。同時我用我的親身經歷洪揚大法,又使很多人“倆倆相繼而來”(精□要旨《悟》)成為真修大法弟子。

我得法後嚴格要求自己,學法修心,遇到矛盾找自己,感到自己確實提高很快,師父的點化與神跡的體現也很明顯。

有一天,在煉功點煉抱輪,突然大雨傾盆,電閃雷鳴。同修們都跑到樹下避雨,只有我沒動。等丈夫來接我時我已經煉完功了,發現身上一個雨點都沒有,在場的所有人都親眼見證了大法的神奇。於是丈夫九七年十一月走入修煉,得法後,他無論是出門辦事,朋友聚會,參加紅白喜事,還是去外地出差,都不忘洪揚大法,使很多有緣人走入大法修煉。這真是:“大法弘傳,聞者尋之,得者喜之,修者日眾,不計其數。”(《拜師》)

我去煉功點第一次抱輪就抱了四十分鐘,每次都大汗淋漓的堅持到最後,開始打坐就雙盤,六個月後打坐雙盤兩個小時,學法時一直雙盤。有一次學法一上午,我雙盤了四個小時,腿拿下來都不會走路了,過一會就好了。

我每天早上為一個煉功點領功,雙休日出去洪法,為上百人領功,晚上在學法小組每週組織學法。(多達上百人,平時三四十人,一直堅持到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我有一次從煉功點回到家看見滿屋都是五彩繽紛的法輪,玄妙極了。我激動不已,心埵A三感謝師父的鼓勵,這樣的情形我見過兩次。(我是閉著修的)

九八年十一月我開始消大業、發高燒,一個月不能睡覺,吐白沫子似痰不是痰,咳嗽不止。消業二十多天時,我實在太累了,求師父讓我睡十分鐘,我馬上不咳嗽了,躺下就睡了。做了一個夢:我在屋媗巨鴠~邊有大人小孩喊:“快走啊!”我就出門跟著跑,一邊跑一邊說:“師父別落下我!”往上坡跑感覺師父在前面,跑到快到天邊說,快要夠到金星星了,我就醒了。我悟道在我返本歸真的修煉道路上,跟師父回家的步伐不能停。當時,我丈夫在親屬的壓力下問我:“你能不能挺過去?”我說:“我能行,這不是病,是師父在給我消業,我不能上醫院,別動這個念!”就這樣我真的挺過來了。記得那次有人勸我用酒泡葡萄吃下去管用。我說:“一是酒不能吃二是這種偏方屬於藥物,師父給我消業往出排,我用藥往媕ㄐA對嗎?”於是二十多天後我恢復了參加集體學法煉功。

九九年正月初九,丈夫突然去世,在此之前母親也壽終,兩親人離我而去,對我真是很大的打擊,如果不修大法,我根本無法活到今天。

這時親朋好友都來勸我別煉了,並說:“你丈夫都走了,還煉?”我說:“我堅修到底!”我這一念把他(她)們都給鎮住了,都氣走了,一個多月沒人來看我,當時我悟道:我要堅修大法一修到底,寂寞也是對我的考驗啊!

我曾經參加過一家影劇院兩千多人的法會並上台發了言。也在一次農村二、三百人的交流會上講過我起死回生的修煉經歷,當時這兩次會台上下都泣不成聲,激動不已。

我還在平時日常生活中,不管在任何場合、不管熟人生人、不管男女老少,逢人就說大法好,把自己得了絕症修煉大法後起死回生的神奇經歷全都告訴了人們,每個人都感到無比震驚,有的甚至被感動的流出眼淚……

其實我在得法前師父就一直在慈悲的呵護著我。我在六歲那年發高燒,奶奶用大棉被把我嚴嚴實實的蓋住,身體壓在上面,為了讓我快點把汗發出來,於是我被悶的昏死在堶情A叔叔回來提醒奶奶說別把孩子憋死。奶奶急忙掀起被,發現我已經停止了呼吸,他(她)們急忙呼喚我的名字,半小時後我竟奇蹟般的甦醒過來……

還有一次在七歲那年,家媬N炕,我差點被煤煙嗆死,被家人抱出門外,在寒冷的冬季,放在院子地上,後來又神奇般的死而復活……

七六年,我全家三口人都被煤煙熏倒,我雖然動彈不了,但心堜白,於是喊出來:“我家出事了!”鄰居把我家門撬開,於是全家人獲救……

還有修煉前令我感到奇怪的是:有許多小病在我身上不治自好,例如美尼爾綜合症,早期高血壓,萎縮性胃炎、腎炎、心臟出現雜音、傳染性肝炎白血球減少症,便秘及皮膚皸裂、乾燥等疾病,除皮膚乾裂外,都先後自然消失。

得法後我深刻悟到,我是因為要的這個法,才一直被師父呵護著走到今天,我應該珍惜這萬古機緣,完成助師正法的神聖使命,兌現史前誓約。

 


網站反饋: huiyuan-editor@minghui.org  huiyuan-webteam@minghui.org
歡迎轉載傳閱本網所有內容,但請註明出處 Copyright © 2002-2003 Huiyuan (Minghui)
(建議用 Internet Explorer 5, Netscape 6 或更新版本)